購物車 (0)  
親,您的購物車空空的喲~
去購物車結算

諸醫論譯文(呂復)

2015-04-16 10:27網址:http://www.ctu212.com/瀏覽數:303 

諸醫論譯文(呂復)

   扁鵲醫如秦鑑燭物,妍媸不隱,又如奕秋遇敵,著著可法,觀者不能察其神機。倉公醫如輪扁斲輪,得心應手,自不能以巧思語人。張長沙如湯武之師,無非王道,其攻守奇正,不以敵之大小皆可制勝。華元化醫如庖丁解牛,揮刃而肯綮無礙,其造諧自當有神,雖欲師之而不可得。

扁鵲的醫術如同秦鏡照物,容貌美丑不能隱藏,又如弈秋遇到高手,每一步棋都值得效法,旁觀者不能察覺他的奧妙。倉公的醫術好像輪扁削木造輪,得心應手,自然難以把他的靈活高妙的構思告訴他人。張機的醫術仿佛商湯王、周武王的軍隊,所行沒有不是仁義之舉,他攻守變化,不論強弱之敵都能取勝。華佗的醫術宛若庖丁解牛,揮動刀刃而筋骨不能阻礙,他的高超技藝自然是變化莫測,雖然想效法他卻不能達到。

孫思邈醫如康成註書,詳于訓詁,其自得之妙,未易以示人,味其膏腴,可以無飢矣。龐安常醫能啟扁鵲之所秘,法元化之可法,使天假之年,其所就當不在古人下。錢仲陽醫如李靖用兵,度越縱舍,卒與法會,其始以《顱顖方》著名于時,蓋因扁鵲之因時所重,而為之變爾。陳無擇醫如老吏斷案,深于鞫讞,未免移情就法,自當其任則有余,使之代治則繁劇。許叔微醫如顧愷寫神,神氣有余,特不出形似之外,可模而不可及。

孫思邈的醫術恰似鄭玄注解經書,在訓詁方面詳盡無遺,他自有所得的妙處,不輕易地告知別人,如能體會其中的豐富內容,便可滿足了。龐安時的醫術能發掘扁鵲隱密的內容,效法華佗能被仿效到手的醫技,假如使他的壽命延長,他成就的事業一定不在古代名醫之下。錢乙的醫術好比李靖用兵,能安全地越過險境,欲擒故縱地全殲敵軍,最終都同兵法相符,他起初憑藉小兒科聞名於世,原來模仿扁鵲順應當時的社會風尚,而因此作些變通罷了。陳言的醫術猶如經驗豐富的官吏判決案件,在審訊定案方面考慮周密,但未免脫離具體情況而遷就法律條文,自行擔當任務便綽綽有馀,使別人代理就感到煩瑣雜亂。許叔微的醫術恍若顧愷之描繪神情,神氣充盈,只是不能超脫形似之外,可以仿效卻不能達到。

張易水醫如濂溪之圖太極,分陰分陽,而包括理氣,其要以古方新病自為家法;或者失察,欲指圖為極,則近乎畫蛇添足矣。劉河間醫如橐駝種樹,所在全活,但假冰雪以為春,利于松柏而不利于蒲柳。張子和醫如老將對敵,或陳兵背水,或濟河焚舟,置之死地而后生,不善效之,非潰則北矣;其六門叁法,蓋長沙之緒余也。李東垣醫如絲絃新絙,一鼓而竽籟并熄,膠柱和之,七絃由是而不諧矣;無他,希聲之妙,非開指所能知也。

張元素的醫術類似周敦頤畫太極圖,分別陰陽,又包含深刻的哲理,他的宗旨是把古方新病不相符合作為一家之說,有人失於察辨,要把太極圖當作太極,便同畫蛇添足相差無幾了。劉完素的醫術宛如郭橐駝種樹,處處都能成活,只是憑藉寒涼藥作為恢復生機的手段,對於強健的體質有益,而對於虛弱的體質不利。張從正的醫術渾似老將對敵,有時背依河流擺開陣勢,有時過河以后燒掉渡船,把自己擺在必死之地卻能絕處逢生,不善於仿效這種做法,就必然潰敗,他的風寒暑濕火燥六門和汗下吐三法,原是張仲景遺存下來的學說啊。李東垣的醫術近乎重新更張琴弦的樂器,一旦演奏就使其他美好的樂聲一并止息,要是機械地附和它,琴聲因此就不和諧了,沒有別的原因,李東垣的深奧醫術的微妙,不是初學者能夠理解的。

嚴子禮醫如歐陽詢寫字,善守法度而不尚飄逸,學者易于摹倣,終乏漢晉風度。張公度醫專法仲景,如簡齋賦詩,并有少陵氣韻。王德膚醫如虞人張羅,廣絡塬野,而脫兔殊多,詭遇獲禽,無足算者耳。

嚴用和的醫術恍如歐陽詢寫字,擅長恪守法度而不重瀟灑,便於學習的人臨摹,但畢竟缺乏漢晉害法大家不拘一格的凰度。張公度的醫術一味模仿張仲景,酷似陳與義作詩,常有杜甫的風格和意境。王德膚的醫術近似掌管山澤的官員張開羅綱,在田野上廣泛籠罩,漏綱的野兔就很多,不按照禮法規定而擒獲的野獸,是不值得計算在內的啊。


   論歷代醫

  扁鵲醫,如秦鑒燭物,妍媸不隱,又如奕秋遇敵,著著可法,觀者不能測其神機。

 倉公醫,如輪扁斫輪,得心應手,自不能以巧思語人。

 張長沙醫,如湯武之師,無非王道,其攻守奇正,不以敵之大小,皆可制用勝。

 華元化醫,如庖丁解牛,揮刀而肯綮無礙,其造詣自當有神,中欲師之而不可得。

 孫思邈醫,如康成注書,詳制度訓詁,其自得之妙,未易以示人,味其膏腴,可以無饑矣。

 龐安常醫,能啟扁鵲之所秘,法無化之可法,使天假其年,其所就當不在古人下。

 錢仲陽醫,如李靖用兵,度越縱舍,卒與法會,其始以顱囚方,著名于時,蓋因扁鵲之因時所重,而為之變爾。

 陳無擇醫,如老吏斷案,深于鞠讞,未免移情就法,自當其任則有余,使人代治則繁劇。

 許叔微醫,如顧愷寫神,神氣有余,特不出形似之外,可摸而不可及。

 張易水醫,如濂溪之圖太極,分陰分陽,而包括理氣,其以古方新病自為家法,或者失察,剛欲指圖為極,則近乎畫蛇添足矣。

 劉河間醫,如橐駝種樹,所在全活,但假冰雪以為春,利于松柏,而不利于蒲柳。

 張子和醫,如老將敵對,或陳兵背水,或濟河焚舟,置之死地而后生,不善效之,非潰則北矣,其六門三法,蓋長沙之緒余也。

 李東垣醫,如獅弦新綻,一鼓而竽籟并熄,膠柱和之,七均由是而不諧矣,無他希聲之妙,非開指所能知也。

 嚴子禮醫,如歐陽詢寫字,善守法度,而不沿飄逸,學者易于摹仿,終乏漢晉風。

 張公度醫,專法仲景,如簡齋賦詩,每有少陵氣旨。

 王德膚醫,如虞人張羅,廣絡原野,而脫兔殊多,詭遇獲禽,無足算者。


聯系我們

微信圖片_20211110164156.png

服務預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