購物車 (0)  
親,您的購物車空空的喲~
去購物車結算

紳士精神的中國再造

2014-11-25 15:13來源:新周刊作者:于青網址:http://www.neweekly.com.cn/newsview.php?id=6472瀏覽數:11 

文/于青
<<新周刊>>第429期







不談出身、不論階級的中國紳士,正在以學識、理性、堅持所散發出的人性之美,優雅而迷人地征服一整個世界。



   眾所周知,gentleman是個舶來詞。在英國,gentry一詞本來用于形容士紳以下、小地主以上的男性階層,其共同特征是文雅、有教養、彬彬有禮。莫里斯·科恩在《英國紳士起源》一書中認為,“gentleman”是現代英語中與法語“貴族” 最為接近的詞語。

   按照社會禮儀,紳士一詞定義的人群包括一切出身良好、受過高等教育、慷慨大方的男性人群——gentleman這個詞,也與拉丁語中的generosus(出身良好、慷慨寬容)相接近。同時,它也可以用來指代那些頭銜不明的富有階層,甚至可直接指代士紳。

   在中國悠久的歷史之中,也有擁有知識與學銜、威望和權力的士紳階層,成為政府與百姓之間的中介。根據費孝通《中國士紳》中的描寫,對于興修水利、興辦慈善、賑濟災民等地方性公益性事務,都由士紳階層出面組織進行。若政府所推行的政策不盡合理,士紳階層亦有權收集民眾言論,前去面見州縣官,駁正或抵制不合理政策。

   在中國幾經斷裂的社會文明史中,紳士精神雖然并沒有被長久養成,卻也出現在了生于1970年代的人群之間。他們與西方戰后一代頗有些相似——在人文與思辨中長大,在重建與繁榮中成人。

   所以,你能夠在梁文道身上找到對于書籍與社會的觀察與身為知識分子所具有的自省氣質與社會責任,在連岳身上找到清晰的現代傳媒意識與溫情的人文關懷,在張亞東身上同時找到潛身藝術的避世與投身夢想的出世,在許知遠身上找到刀鋒般的犀利與如同近在身旁般的溫情,在劉瑜身上找到具有文青特色的不氣餒、有召喚與愛自由,在熊培云身上找到感性與理性相互結合的鋒芒與堅持……這一個現代中國的紳士群體,很大程度上沿襲了封建社會之中,古老的士紳階層所需承載的某些職能——他們既不是完全與政治剝離開來的純知識分子,也絕不隸屬于“體制內”的官僚階層。他們既要修煉自身以維持“家長風范”,又要兼顧民情以成為富有同理心與責任感的“讀書人”。他們沉浸于書齋之中,卻又在同時清醒全面地關注社會,并理性而深刻地進行思考,同時不失理想地給出問題的答案。

   成長于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成熟于世紀之交與新千年的中國紳士,既不是脫離工作只講體面的gentleman,也并非囿于鄉土人情社會的士紳。他們相信自我,更相信他人的偉大與美好。他們斥責不公,并深信愛才是超越一切的力量。他們擁有中西文化共同鍛造出的紳士魅力——不談出身,不論階級,只以學識、理性、堅持所散發出的人性之美,在探索自然、改良社會和超越自我的征途之上,優雅而迷人地征服一整個世界。





重要的是要有從容不迫的氣度 梁文道



Q:有人覺得紳士這個詞有點裝,你認為呢?

A:
這是一個有點洋派的詞,從英國人那里來的,和我們說的“先生”有點像。有意思的是,現在“裝”是一個我們常常用的詞,不裝被看作是好的,但是在我看來,紳士確實是需要裝的,英國人手里常常有一本《紳士手冊》,有一個假設:人的本性是需要被隱藏被抑制的。不裝的人,放縱的人,往往自私自我。裝,就是時時在用另一雙眼睛審視自己,跳出來,用第三者的角度看自己是否得體,是否舒服,是否傷害到別人,慢慢地,這種審視從穿著、談吐、言行等內在化了,成為一種本能,一種不斷規訓自己的自然而然的行為。


Q:紳士精神與我們的傳統是什么樣的關系?

A:
紳士聽起來的確帶有一種精英的意味,西方的貴族也好,后來的中產階級也好,他們都假設別人也是紳士,從精英逐漸往下滑,但不是下落,而是普及到了全社會。在中國,“士”原來是一個階層,但同時也隱含了強烈的道德內核,它的外在表現就是“禮”,后來成了一種全社會人際日常的行為規范。在我看來,中西方都強調某種禮,禮是紳士必須具備的東西,涵養與教化是融匯的。禮,或者以禮為核心的紳士精神,在中西方都經歷了往下沉降和往外傳遞的過程,推及到了整個社會。


Q:為什么我們似乎總是活得不夠體面?

A:
我們總是強調不裝,不真誠當然不是好事,但一個社會中的所有人都真性情過了頭的話,也是一個問題,它容易變得粗暴。我們在當下社會中看到的種種失禮無禮,基本上都是不考慮他人的在場。傳統的中國人其實特別看重別人怎么看待自己,家教家風說的就是這個。這可能跟我們過去幾十年一系列的運動有關系,傳統道德的背后是一連串的社會習俗和風俗,但它們不少都被摧毀了。


Q:現在這個時代,為什么需要紳士精神?

A:
現在社會聯系的紐帶非常糟,自我中心,不考慮其他人,摩擦和沖突不斷。一個社會若長期不講尊重,人與人的信任感會消失掉。


Q:從容不迫的氣度為什么會顯得那么重要?

A:
大家都在乎一點禮的話,都紳士一點的話,都體面地活著,那么付出的成本就會小很多。比如撞到人了,雙方都退讓一點,態度好一點,那么不小心撞到的小問題就過去了,繼續趕路上班去了。如果雙方都覺得對方冒犯了自己,不退讓,想著為自己的利益拼命爭,那么至少時間成本就高了。社會的戾氣就重了。如果我們總以他人在場的心態去面對問題,那么這就是社會很好的潤滑劑。


Q:對于今天的中國人,紳士精神的意義是?

A:
核心的精神還是一個人“裝”一點,多考慮別人,衣著只是紳士很簡單很小的一部分,怎么用內在的眼睛來時刻審視自己,內化成一種良心、一種良知是更重要的。


Q:談談教育對于成為一個紳士的影響。

A:
我們從很小的時候,似乎就不太在乎家教、在乎他人的感受了,我們不是真正尊重他人,而是做什么都想著怎樣對自己最有利,怎么讓老師喜歡我給我高分,怎么往上爬,做什么才是最正確最有利的,總是在乎從別人那里能不能得到好處,能不能交換到什么。這里面最核心的就是在乎別人的權力、別人的資源,這與紳士精神講的在乎別人、在乎禮,是完全不同的。雖然有這樣那樣的問題,但長期而言,我對年輕一代還是樂觀的,他們有變化,有規矩,有禮貌。
(采訪/郭小為)






重要的是要有責任感與是非感 劉瑜


Q:紳士精神的核心要義是什么?

A:
根本而言是責任感。中國傳統的鄉紳,需要在自己的社區里承擔更大的責任,比如農村孤寡老人的照看、水災旱災的救助等,士紳們需要行動起來,通過自發組織來解決這些問題。西方也一樣,所謂的貴族,享受更多特權,但也要承擔更多的責任,比如打仗沖鋒陷陣沖在最前面。本質上中西方在這方面是一樣的,即以能力和教養為支撐的責任感。所謂風度,是對紳士精神最膚淺的理解,穿什么牌子的衣服、吃飯的禮儀等,是最起碼的,是技術化的東西,是可以速成的,這與骨子里的責任感不同。


Q:你眼中的紳士有哪些人或者哪類人?

A:
這不僅僅是時間問題,還是社會的土壤問題。一個社會得允許民間的自發力量組織和成長,才能形成紳士精神成長的土壤。在一個壓抑封閉的環境中,紳士精神不太可能生長。在當下,有一定的這樣的土壤,比如企業家組織阿拉善、壹基金等,他們有錢了,站出來為社會做點事情,這就是紳士精神的一種體現。


Q:在當下中國,紳士精神是一種稀缺物么?

A:
當然是一種稀缺物,哪怕是禮儀層面的紳士風度,很簡單的事情,都沒做好,更何況承擔公共責任的勇氣。


Q:名人是不是一定要積極介入社會事務?

A:
不一定吧。對一個社會來說,消極自由要優先于積極自由,消極自由就是我們可以有不做什么的自由,積極自由才是我們可以去做什么的自由。當然,如果一個社會中的所有人都只實踐消極自由的話,也會出問題的。一個社會需要人們動用積極自由去維護消極自由,說白了,就是社會需要一些吃飽了撐著的人去做一些分外之事,消極自由的勘定、維護才能得以保障。從人性上來講,這樣的人不會很多,因此其他的人更需要為他們鼓掌。


Q:在社會處于巨大轉型期的現在,我們似乎更加需要紳士精神了。是這樣么?

A:
每個時代都需要紳士精神。從某種層面上講,紳士精神是一種共和精神。我們不可想象,一切公共事務都要靠政府來解決,因為政府沒有動力去解決所有的細微之事。紳士精神促進活躍豐富的小共同體生活,而小共同體的豐富活躍,是一個健康美好社會的必要特征。


Q:紳士精神中是不是也包含著遵守規則、恪守底線呢?

A:
遵守規則和底線是基本的公民精神,紳士精神似乎對人的要求更高一層。


Q:你曾說過,中西方在人類基本倫理觀上是相通的,不同的只是表述方式。

A:
實際上,溫文爾雅說的是君子風度,這也是很多人對紳士的理解。從風度來理解紳士精神還是比較淺層面的認識。我覺得比風度更重要的,是是非感與責任感。 (采訪/郭小為)








重要的是有對原則的堅持 許知遠


Q:就你看來,紳士精神的核心要義是什么?

A:
它更接近于中文中的君子。我想這個概念的核心是對某種知識、道德、審美原則的堅持。


Q:紳士精神是由英國的貴族文化發端而來,有人說,要培養一個貴族,需要三代的時間,是沒法速成的,放眼當下,你眼中的紳士有哪些人或者哪類人?

A:
我們不能把自己套進別人文化的框架里,這顯得不倫不類。倘若晚清以來的文化傳統沒有斷裂,我們也會有一大批這樣的任務。難道梁啟超、胡適之不是君子傳統嗎?當下我認識的不多,但一定有的。


Q:在當下的中國,紳士精神是一種稀缺物么?

A:
當然稀缺,因為我們生活在不少固有原則消失的年代。


Q:關心和介入公共事務,被認為是有責任有擔當的紳士精神的一部分,普通人可以選擇介不介入,那么名人明星是不是天然地就被要求一定要積極介入呢?

A:
公眾人物當然要介入公共事務,你不能只享受特權,而回避義務。


Q:今天的時代,一些人的面目變得丑陋,社會也處于巨大的轉型期,我們似乎更加需要紳士精神了。是這樣么?

A:
我們需要個人生活與公共生活的準則,而這準則常是由社會優秀分子來提供的。但我們的社會不少人是被扭曲的,他們缺乏對應的知識與道德準則。


Q:紳士精神中是不是也包含著遵守規則、恪守底線呢?在這一點上,中國人給人的印象并不好,他們被看作是不遵守游戲規則的無賴,你怎么看?

A:
因為在他們的成長中,相對缺少公平與公正的規則意識。


Q:劉瑜曾說過,中西方在人類基本倫理觀上是相通的,比如我們講“溫文爾雅”,他們講“紳士精神”,表述方式不同而已。對此,你怎么看?

A:
我們都是人類,對許多規則的認同是相同或相近的。
(采訪/郭小為)




重要的是知識和理性的成長 熊培云



Q:你認為,一個人該如何塑造自己的世界?

A:
我在微博上說:“你關注什么,相信什么,選擇和哪些人交往,都將決定你世界的模樣。我的世界就是我的選擇、我的周遭、我的心想?!蹦愕倪x擇就是你的世界。我們雖然生活在同一個世界,實際上擁有的卻并不是同一個世界。


Q:你是樂觀主義者,還是悲觀主義者?

A:
這些年有很多悲劇事件發生。我有一個觀點:悲觀是臥底。我始終覺得一個人不該太悲觀,太悲觀的話,惡的環境會側重于你內心的悲觀,而你內心的悲觀又會呼應惡的力量,悲觀就像特洛伊木馬一樣,隨時在臥底。人應該活得更有希望一些,因為你就是別人的環境,你就是別人的周遭,如果你很樂觀、很豁朗,別人的環境也會好起來;如果你一天到晚垂頭喪氣,那么這種情緒也會傳染。所以我才說,心懷希望也是一種責任。必須給這個世界帶來一點光亮的東西,心懷希望會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一點。


Q:你對于社會的悲憫情懷來自于哪里?

A:
張愛玲說“成名需趁早”,我覺得“立志要趁早”。我很早就知道生命中讓我激動的事情在哪兒——因為從小生活在農村,所以對不公和不幸的事情有很深的體悟,悲憫的社會情懷從那個時候就有了。


Q:在你看來,在一個人的經歷中,最好的教育形式是?


A:
我非常感謝我所接受的鄉村教育,因為條件很差,我們沒有被灌輸太多的東西,沒有題海戰術,更多時間都在玩。對于我來說,根本沒有教育,就是中國最好的教育——如果我是個“0”,那我就是個“0”,雖然不是很乖,但也未必很壞。


Q:城市和鄉村,對你的成長各有什么意義?

A:
長大進入城市以后,我增長的都是理性的東西,而我心靈更深層的東西,都是在鄉村培育出來的,最重要的人生體驗是:這種生活讓你體會到了一無所有的感覺,以后不管走到哪里都不會害怕,反而能更踏實地做事,因為,你沒什么可失去的。


Q:遇到挫折時,是否有某種精神力量讓你走出困境?

A:
大學時候我特別苦悶,剛剛從農村來到城市,始終處于一種“無處可尋”的情緒中。大二的寒假,我沒回老家,在宿舍里讀完了《約翰·克利斯朵夫》,這本書就像心靈圣經一樣,讓我革命性地脫胎換骨,好像整個生命被打通了。后來我去法國留學,特意去羅曼·羅蘭的墓地轉了一圈,帶著還愿一樣的心情?!都s翰·克利斯朵夫》在心靈上讓我脫胎換骨,胡適對我則是另一種脫胎換骨。我與社會到底是怎樣一種關系?我用什么樣的方式做事情?在這方面,胡適是我的精神來源。他那種溫和的態度、寬容的寫作,他的睿智和浪漫,對我有很大的影響;如果說有什么值得嘉許的紳士品格,我認為他身上的這些精神,就是典型的紳士品格。尤其是他對待爭論的態度,我非常贊同:“我這輩子受了很多人的罵,但是我從來沒有刻意地去反擊他們,只是有時候很著急,那些人要么在罵我的時候自損人格,要么就是觀點實在是太不到位了,我實在替他們著急?!?br />

Q:面對爭論和沖突,你認為什么樣的態度和方式比較得體?

A:
我覺得能做到像胡適那樣就很紳士。我不愿意伶牙俐齒或劍拔弩張地反擊別人,有時候我更喜歡用冷幽默化解掉。我跟別人爭論的時候沒有要戰勝對方的欲望。試想,如果你跟人辯論,最后結果只是你說服了他,那么你是沒有收獲的。我的樂趣更在于知識和理性方面的成長,在交流的過程中,我從你那里得到好的東西,得到我所需要的東西。
(采訪/丁曉潔)




重要的是要有自己做選擇的勇氣 連岳



Q:你對名利怎么看?

A:
我在乎的名氣就是小圈子里知道我是一個比較好的工匠、一個好的面包師,這樣就很好了。人都希望自己干的活少,拿的錢多,但要做到這一點,即使是一點點活兒,你也要把它做好,就像一個好的工匠一樣吧。


Q:你是將工作與生活分開的人嗎?

A:
我每周固定會寫“情感問答”和時政評論的專欄,別人的喜怒哀樂從來不會影響我的生活,因為我已經把工作和生活分得比較清楚了。


Q:在寫時政評論之外,你為什么會關注人的情感問題?

A:
人們一般覺得只有關心時政問題才有社會責任感,但其實你會發現,很多社會問題的根子,最終還是情感問題,人不了解自己,情感上出了問題便不知如何應對。


Q:對于陷入情感的求助者,你的態度是?

A:
對待那些來信詢問我情感困惑的人,我覺得我得到了他們的信任,會感恩,并不會不耐煩?;卮鹉切﹣硇?,我像朋友聊天一樣說出我的想法,而不會居高臨下地把自己當作一個判官。至于我的想法是對還是錯、有用還是沒用,這并不重要,我覺得交流跟溝通是最重要的,這是一種平等的意識。愛是永恒的現實的問題,它往往是最基本的東西。


Q:如何對待男女之間的復雜關系呢?

A:
其實,男性在情感方面比較不理性,普遍缺乏多方面的思考,比較膚淺,覺得所有的困惑他不去想就不是困惑了。而女性在愛情問題上思考得多,自然困惑多,這方面比較有“落差”。從男權世界來說,男人當然很難真正去尊重女性,他們會希望女性糊涂一些,希望女子無才便是德。這本來就是男權社會的一種陰謀,也是問題的根本所在。要從根本上做到像一個紳士那樣去對待女性,非常不容易。


Q:透過對男女關系的考察,你認為,一個良好的社會和個人的關系是怎樣的?

A:
我總是覺得個人是一個社會的支撐。如果社會系統出現了越來越多的個人成分,人在性別意識的基礎上能建立良好的自我意識,只有這樣,你才能成為真正意義上的自由人,才能夠堅持自己的選擇,這樣,社會就會變得好一點。


Q:你怎么看待一些無奈與不公的現實?

A:
在中國,人們老是覺得有一種東西掌控著自己,比如說陰謀論、潛規則什么的。其實這是一種逃避,比如一個人害怕像一個自由者那樣去選擇,就說有潛規則在那里,很無奈。就像很多男人,他們之所以自覺或不自覺地對女性不尊重,其實還是因為他們缺乏做自己的勇氣。


Q:你是一個對自己有明確目標的人嗎?

A:
我沒有很大的目標要做什么、要改變什么。我不想構成一個龐大的影響,能實在做好一兩件力所能及的事情就不錯了。
(采訪/朱慧)






重要的是對自己懷有期望 張亞東



Q:在大同歌舞團時,領導們非常照顧你,經費也充足。你為什么選擇離開?

A:
主要還是因為體制。文工團的演出,基本上是“礦工從遠古走來”這一類,每次演完了還要喝酒,我喝吐過無數回,到現在一提酒都害怕。小的時候沒辦法,你只能遷就環境;但等到翅膀稍微硬一點,就覺得我更適合單獨待著。


Q:剛從大同來到北京時,你的狀態是?

A:
那時工作壓力非常大,做每份工作都得加倍努力,每天都像交作業一樣,期待對方滿意。其實人的狀況是跟著心情走的,在一個不好的狀況里,好像處處都不好,哪兒都跟你別扭;打開自己以后,就會發現心態不一樣了,人會變得比較包容,所有的事情,都是能夠理解并被接受的。


Q:上世紀90年代是中國搖滾的黃金期。你對那個時代的記憶是?

A:
在那個年代,大家都在瘋狂地吸收東西。是王菲、竇唯這樣的人給我注入了力量?,F在信息更通暢,大家可以欣賞到不同的東西,慢慢分出了你我:我是這一撥的,你是那一撥的?,F在不會再出王菲,就像美國不會再出邁克爾·杰克遜那樣,已經不是那個年代了?,F在大家都在用力凸顯自己的價值,個個都感覺自己挺棒。


Q:1998年,你出過一張很受好評的個人專輯。為什么之后就不再出了?

A:
不謙虛地說,我很會唱歌,能唱難度很高的歌,但我不屑于那么做。我不愛表演,非常不喜歡上臺。我也算一怪咖,受不了一本正經、脈脈含情地拿起話筒,來一首打動你的歌。我從最早到一路走過來,始終沒有特別放得開,總是擔心這個擔心那個。這可能是一代人的問題?,F在,我覺得已經到了可以通過努力自己決定做什么的時候了,雖然時不時還會有點茫然,但不至于違背自己的意愿去討好別人。


Q:2006年你成立了自己的公司,這是一種改變,還是一種堅持?

A:
成立了公司,就要去見一些人,開一些會,也就多了一些責任。以前可以誰都不見在家寫歌,現在就沒這種時間了。生活總是在踹你一腳,或者再讓你哪兒不舒服的同時,也會帶給你一些好的東西。我的風格不太適合做特別流行的東西,但沒辦法,只好趕鴨子上架。你不能太自我,你得想到身邊的一些人。多數時候,我已經變得非?,F實,不要跟我提什么崇高的、偉大的、中國音樂這些大道理,我生活的一部分就是生存,為自己賺錢,但肯定不止于此,多年來,其實在我內心里還是有一部分小的堅守,雖然有點小,但這么多年過去還能守得住,我覺得很滿足。


Q:現階段,你對自己的期望是?

A:
我常常自問是不是對自己期望過高,人是不是不應該期望過高。但我依然認為,人應該對自己有更高的期望,哪怕失望也要最大的失望,沒有太高期望就沒有失望的狀態,對我來說就像死了一樣。

我看到的一切已經是這樣了,能改變的只是自己的看法。我努力從不能接受的事物當中發現美,從看慣了的東西里發現一點有趣的事。我只希望未來的每一天都很安穩,身體很好沒有狀況,可以繼續做出好的東西,盡自己最大的努力而不求回報。這樣就好。
(采訪/于青)





成為紳士的20種修為

文/于青



穿衣低調,但有品質——不論是文藝界、經濟界還是商業界,干凈得體的形象都是對自我和他人的尊重。

博覽群書,但有質量——讀書是一種習慣。懂得甄別良莠更是一種修為。

優雅,博學,并善于自黑——雖然歌德和莫扎特也無法阻止人類陷入野蠻,但可以讓一部分人先紳士起來。

懂得尊重,懂得欣賞,懂得節約,懂得享受——簡單來說,懂得花大價錢享受高品質。

謙恭,有愛,能友善就不作戰——溫和而不失原則地與世界和解。

有理有據,點到即止——不論是面對誤解還是受到冒犯,都能在堅守自我的同時,給他人和自己留有余地。

善待身邊人——熟人、陌生人、自己人,都有其生而為人的意義。善待每一個與你同樣經歷喜怒哀樂的生命。

善于傾聽,同時不妄下判斷——你的意見并非時刻重要。有時人們只是需要述說。

觀察,總結,但并不帶有偏見——在人情社會,對事不對人是非常珍貴的美德。

掌握一門或幾門外語——不受障礙地理解更為廣闊的世界。

熟知幾國歷史——去了解同樣的事情,因不同人不同社會所得到的不同結局。

有固定風格——緊跟潮流沒有必要。

有自我堅持,不受他人意見左右——認清自我很有必要。

接受不同類者的存在——地球不會只圍著某類人轉。存在即合理。

在順境中堅持自省,在困境中逆流而上——驕傲與受挫都是正常情緒。但不要被情緒左右。

與人和睦相處,但并不放棄原則——社交禮儀很重要。堅持原則會讓你免于隨波逐流。

堅持對職業的興趣——它是你真正擁有的東西。

懂得、尊重并相信愛——如同Max Ehrmannn在詩中所寫:“盡管生命有時枯燥乏味,有時令人迷醉,愛,卻如青草般逢春常在?!?br />
欣賞青春,同時欣賞成熟——因年齡而產生的判斷基本如同星座算命。

勤奮努力,同時善待自己——不管經歷了多少虛偽、苦役和破碎的夢,這仍然是一個美好的世界。

記住巴爾的摩圣保羅教堂詩篇的最后一句:“保持輕松開朗,努力活出幸福?!?/span>


聯系我們

微信圖片_20211110164156.png

服務預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