購物車 (0)  
親,您的購物車空空的喲~
去購物車結算

[暖暖的中國] 被90后撐起來的世界

2020-10-07 15:40瀏覽數:101 


房琪《暖暖的中國》

2020年是一個特別的年份,在上個世紀最后十年出生的那群人,被稱為90后的孩子,他們開始步入了而立之年,然而很多人似乎并不相信,他們真的長大了。

這個女孩名叫余娜,出生在1995年,今年25歲,大年初一,她作為一名護士從浙江奔赴湖北,進駐到了武漢第四醫院,當時于娜所在的醫院第一批派出了五名醫護人員,加入了浙江援鄂醫療隊,這五名醫護人員,是院內業務最精熟的骨干。就像電影哪吒中,那群為敖丙制萬龍甲的龍族一樣,為了援助武漢,醫院也拔下了身上那片最硬的龍鱗。在武漢時,余娜曾經照顧了一位多歲的婆婆,住院一段時間后,本來情況一直很穩定的婆婆,突然發生了惡化,要進行手術,手術之前,她接到了一通電話,是住在樓下的老爺爺打得,他說“老伴啊

我想你了

給我拍一張你的照片發過來”于娜在旁邊笑著,看完婆婆打完了這通電話,她樂呵呵的幫婆婆拍了一張照片,按時他沒想到,婆婆被推進了手術室就再也沒出來,跟電影一樣,那通突如其來的電話,成了最后的訣別,發出去的那張圖片,就是最后的照片。余娜心里很難過,他難過的是她篤定的愛并沒有戰勝死亡,她難過的是我見過這么多生離死別,我還是會這么脆弱。但是最后真正讓她崩潰的,卻不是面對死亡這件事,那天于娜剛接班,一下就來了四個病人,一陣忙碌之后,她厚厚的防護服下已經大汗淋漓,在給第四個病人輸液的時候,余娜的護目鏡被汗水弄花了,她看不清,他只能摸索著給病人扎針,可是連扎了兩針都扎不進去,她當時眼淚就寫來了,馬上讓同事幫忙輸液,跑到一邊抱頭痛哭,她說“你知道嗎?我哭不是因為我脆弱,也不是因為我傷感,而使我對自己的業務那么自信,我信誓旦旦的要靠自己的專業,來前線要救死扶傷??墒?,我連最最基礎的工作都做不了,我不能原諒我自己。說這些的時候,于娜滿是愧疚,但是在我聽來,卻全是驕傲。是

我為這個90后姑娘驕傲。從那以后,無論再怎么忙碌和緊張,他都會讓自己保持鎮定。很多姑娘會說“我不能哭,因為妝不能花”但對于余娜來說“我不能哭,因為護目鏡會花”。這就是年輕的一代,他們在最近緊張,最危險的第一線,他們穿著厚厚的防護服,看不見彼此的臉。但他們依然會在背上畫上豬豬俠妹妹,畫上太陽女神,畫上哆唻A夢,寫上我是“胡歌老婆”??v使病毒肆虐,戰役艱苦,可他們用樂觀的用精熟的業務,與病毒近身肉搏。他們把生為而人就無法避免的恐懼和膽怯,變成了救死扶傷的本能和直覺。在武漢,像余娜這樣勇敢的姑娘不止一個。

下面我要介紹的這個女孩,她和我一樣出生在1993年,他叫肖雅星,肖雅星是個老板,她在武漢自己經營著四家快捷酒店。疫情爆發時,她在網上看到許多醫護人員都睡在辦公室,圖片上那些不舒服的睡姿,讓她坐立難安,她覺得自己必須得做點什么,于是他先把自己的那4家酒店全部空了出來,讓醫護人員免費住宿,然后在大年30的下午五點,他拉了一個群,名叫“武漢醫護酒店支援群”除夕鐘聲敲響的時候,不到八個小時,已經有86家酒店入群,三天之后,有超過300多家的酒店一起響應,這是中國人最在意的春節,有的地方還在吃餃子,還在放鞭炮。但是對于肖雅星來說,那個除夕夜,他的手機就是燃燒的鞭炮,它不停的震動鳴響,灼熱滾燙。那是整個武漢的酒店行業在涌動,他們在向一個27歲的姑娘報道,有人聽到這可能會說,好像聽上去也沒什么大不了,不就是拉個群的事嗎?但是這背后的辛苦,卻超乎你們的想象,比如說“酒店需要消毒”,于是一輛9米6的大卡車,拉著10噸的雙氧水開到肖雅星的面前說“送你的”你猜她要怎么才能把消毒水運到每一個酒店的房間進行消殺,比如說有人送來了食物。你猜她要怎么把火車里的食品拉到酒店。再比如說作為一個酒店老板,從公益行動開始之后,他就沒有一分錢進賬,卻實實在在的搭進去四十萬,你說他又要怎么扛過來。我問了肖雅星一個特別俗的問題,我說“你哭過嗎?”她說“老娘每天都要跳《野狼DISCO》,每天都要笑的跟個鬼一樣”他的微信里每天要加很多人,他的朋友圈每天要發很所條動態,他每天都要笑很多次。她說

我不是獨自在戰斗,武漢不是獨自在戰斗。熱干面 周黑鴨

牛肉豆皮都不是一個人在戰斗。這些來自四面八方的義氣,武漢收到了,我們不會辜負。肖雅星要讓大家看見。這個姑娘口中的義氣,和我們向往的那個江湖,好像離我們一直都不太遙遠。

從前我看金庸筆下的神雕俠侶,二月圍城

襄陽城鏖戰不休,這是誕下了一個危城女嬰,她叫郭襄,郭襄誕生后不久,襄陽之圍就解了。而同樣是在封城鏖戰不休的武漢里,有一位叫伍河清的媽媽,她也誕下了一名女嬰,她叫璇璇,那天是2月29號,伍河清在家中羊水破了,他被拉去了醫院。就疫情爆發開始,五河清的心里就一直很糾結,她一面期待著肚子里的小家伙大駕光臨,可一面又緊張著在疫情期間生產是怎樣的艱辛。為了防止病毒傳染家屬不能陪護,醫院的中央空調不能開,但是門和窗卻要敞著,那是二月的武漢啊

凌晨三四點鐘,五河請一個人,穿著單薄的上衣躺在床上,他一面瑟瑟的發抖,一面要拼勁全力把小家伙帶到這個世上,終于3月1號上午,她誕下了一個六斤中的小公主,這其中種種的煎熬只有他自己最清楚??珊闷婀职?,但聽到孩子哭聲的那一刻,好像一切都變得不重要了。伍河清說,小寶寶特別乖,每天喝個奶自己就能睡四五個小時,好像是知道這世上已經有太多的困厄,不想再給媽媽添一絲絲煩惱。病毒可怕嗎?可怕。瘟疫難纏嗎?難纏。但是當你看到媽媽和她小家伙的笑臉,你很快就會知道。武漢之圍很快就要解了,也必須要解了。因為新的生命來了,他們要在這座城市里奔跑

學習 戀愛 成長。

你看

曾經被全世界保護的90后,現在已經可以站出來保護全世界了。他們可能已為人父母,終于明白了舐犢之情為何物,拼了命的也要護孩子周全。他們可能是商人,本該重利,卻寧肯賠錢,也要尋廣廈千萬間以庇醫護。他們可能是病人,縱使病魔叫囂的再狂妄,他們卻從不放棄生的希望。他們可能是醫生

是護士,就是你的同學和朋友。學生時代那些男生,偷偷拽過你的小辮子,三五成群一身臭汗的去打籃球。那些姑娘偷偷給喜歡的男孩寫過情書,梳著高高的馬尾走過了教學樓。那些年的男孩女孩們,如今穿上了白大褂,學著當年大人的樣子,勇敢地從死神手里搶人。他們說

我是醫生,既然我握了手術刀,就得刀下留人,年少輕狂時,九零后說要和世界死磕到底,世界說

省省吧小朋友,你還沒有和我平等對話的實力。昨天我們拼命的想要得到認可,卻總被視而不見。今天我會穿上白大褂,不顧一切的拯救你,不管你曾經看我順不順眼。四年前

我曾站在這樣的舞臺上,在聚光燈下說,我們九零后不是另一代人

我們是另一種人。我們是會粉著胡歌,追著慶余年,唱著周杰倫拿著手術刀的另一種人。我們叫九零后,從現在開始,世界會記住我們的名字,記住我的臉。


聯系我們

微信圖片_20211110164156.png

服務預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