購物車 (0)  
親,您的購物車空空的喲~
去購物車結算

沈從文在丹江口度過70歲生日

2018-01-25 21:13來源:秦楚網網址:http://culture.10yan.com/2018/0125/518107.shtml瀏覽數:127 

沈從文1972年在丹江口。

秦楚網訊(十堰晚報)文、圖/記者 羅毅 報道:昨日是臘八節,十堰至今保留著喝臘八粥的習俗。對于臘八粥,著名作家沈從文在文章《臘八粥》中有過精彩的描寫。而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沈從文和妻子在丹江口勞動了半年多,并且在丹江口度過了70歲的生日。對于這段經歷,沈從文和妻子在書信里流露出對丹江口的滿意之情,夸贊丹江口土地美、環境好。

一塊失而復得的木板

俗話說,過了臘八就是年。對于臘八粥,許多十堰市民的第一感覺就是甜。正如我國著名作家沈從文在《臘八粥》里描述的一樣:“提到臘八粥,誰不口上就立時生一種甜甜的膩膩的感覺呢。把小米、飯豆、棗、栗、白糖、花生仁兒合并攏來糊糊涂涂煮成一鍋,讓它在鍋中嘆氣似的沸騰著,單看它那嘆氣樣兒,聞聞那種香味,就夠咽三口以上的唾沫了,何況是,大碗大碗裝著,大匙大匙朝口里塞灌呢!”

許多人都讀過沈從文的《臘八粥》,也知曉他是我國的著名住家,其代表作有《邊城》、《中國絲綢圖案》等。和上世紀的一些知識分子一樣,沈從文的經歷坎坷,他還在丹江口勞動了半年。沈從文在丹江口勞動期間,曾將一個木箱從丹江口寄到北京。他去世后,這個木箱上的幾塊木板,同樣遭遇顛沛流離的波折,仿佛述說著其主人的人生過往。

1985年,沈從文的侄女婿劉煥章,也是我國的著名雕塑藝術大師,應邀到香港舉辦展覽,其雕塑作品需要木箱裝運。當時,木材尚屬計劃調控物資,市場上難以買到。中國美協為此特批一批木材,供劉煥章制作箱子??赡静倪\至美院,才發現木板過厚。正好倉庫里有一批十年前從歷史博物館運來的舊木板,其尺寸較為適合,于是,遂以新木材與之交換。展覽結束,展品從香港運回北京。

本以為事情就此結束,哪知道過了幾年,劉煥章將木箱拆開,忽然發現有兩塊舊木板的內側各有字跡,一塊上面由毛筆直接書寫,另一塊上面貼著寫好的紙條,內容都是“丹江文化部辦事處沈從文”。一辨認,全是由沈從文本人書寫。而此時,沈從文已經去世了。

木板畢竟與沈家有緣,誰曾想,這兩塊沈從文在1971年寄往北京的木板,在他去世后又重見天日。劉煥章十分珍惜這兩塊木板,可幾年后,這兩塊木板又不知所蹤,為此,他懊悔了好長一段時間。

老天就是這樣的神奇。2006年的一個夏天,劉煥章的房子改造,所有老式暖氣設備要拆掉。在拆除設備時,貼有紙條地址的那塊木板忽然間從管道縫里露了出來。而另一塊,再也找不到了。盡管木板只剩下一塊,但足以讓沈家人再次高興了很久。

據考證,沈從文留下的這兩塊木板,是他1971年在“五七干?!眲趧悠陂g使用過的。據《沈從文年表簡編》(《沈從文全集》附卷),沈從文于1969年11月30日離開北京,下放至位于湖北咸寧的文化部五七干校勞動。兩年之后,1971年8月21日,沈從文抵達丹江口。就在當年的8月,沈從文在離開咸寧之后,親筆在裝運行李的木箱上寫下地址,將物品寄回了北京。但這個木箱以何種方式、何時回到了北京,又如何被拆開,從歷史博物館運到中央美院,堆放在倉庫里,均不得而知。

一段顛沛流離的過往

1972年,沈從文一家三口在丹江口干校。

這兩塊木板的背后,可以窺見沈從文的人生經歷。

丹江口市委收集整理的《金崗山麓的追憶——文化部丹江口五七干校文化名人尋訪錄》一書里,有一篇《沈從文家書之丹江歲月》,記錄了沈從文和張兆和夫婦的五封家信。從書信里可以看出,張兆和是1971年7月11日先來到丹江口的。

沈從文和張兆和的愛戀,曾轟動一時。1930年7月,張兆和與沈從文在胡適的辦公室里第一次見面,剛見面時,胡校長大夸沈從文是天才,是中國小說家中最有希望的。張兆和卻不以為然。沈從文對張兆和的愛戀來得默然,卻是一發不可收拾,寫給她的情書一封接一封,延綿不絕地表達著心中的傾慕。在1931年6月的一封信中,他說以做張兆和的奴隸為己任。沈從文最終打動了張兆和,這對才子佳人于1933年9月9日在北京中央公園成婚。

誰曾想,40多年后,經歷世事變遷的這對夫妻先后被下放到丹江口勞動。張兆和到達丹江口不久,沈從文于當年8月21日也來到了丹江口。之后,沈從文和妻子于1972年2月獲準回京治病,離開丹江口。從此,他們再也沒有回到過當江口。

據考證,沈從文和張兆和下放勞動的“原文化部五七干校丹江口分?!?,正式名稱是“文化部湖北五七干校丹江老弱病殘留守處”,1970年初開始籌建,主要任務是安排好老弱病殘的國寶級文化大家的吃住、看病。這里配備了醫生護士和廚師,另外配有一輛卡車和吉普車。當年,直接從北京來到這里的有國畫大師李可染、著名油畫家許幸之、著名翻譯家金人、著名京劇鼓師白登云、著名作家李又然、著名書法家陳述亮、著名版畫家沃渣、著名電影導演袁牧之、著名攝影家黃翔、著名雕塑家滑田友、著名音樂理論家曹安和、著名圖書館家袁涌進等。從1971年夏秋之際,一批老弱病殘的文化大家,陸續從向陽湖遷到丹江口。因此,丹江口成了文化精英的薈萃之地。

在到達丹江口之前,沈從文和妻子在咸寧文化部“五七干?!眲趧?。沈從文負責看菜園,但他仍鐘情文學,念念不忘因故戛然中斷的古代服飾史研究。他在地鋪上寫舊體詩,嘗試新的寫作形式;他致函歷史博物館領導,希望回到北京參加博物館“通史陳列”的修改。據《年表簡編》敘述,他在信中說,在此“消極坐以待斃,不是辦法”,要求“讓我回到那個二丈見方原住處,把六七十萬字材料親手重抄出來,配上應有的圖像,上交國家,再死去,也心安理得!”

而沈從文得到的回答卻是:“你那幾份資料,希望你自己能一分為二來看待,那是還沒有經過批判的……”由此可見,他希望回北京開始研究的期待,對于他仍然只是一個夢。

一幅悠然自得的畫卷

沈從文從丹江口寄回北京的木箱板。

回京的愿望落空,沈從文的失落自是無處述說。

在張兆和先行抵達丹江口之后,沈從文仍在咸寧干校里勞動。當年湖北推廣雙季稻,7月中旬正是晚稻插秧時節,沈從文參加了插秧。有意思的是,在7月19日寫至丹江口的家書中,他沒有訴說酷暑中的艱辛,而是饒有興趣地向張兆和描述鄉下孩子引發出他對童年生活的回憶,以及對當前教育存在問題的擔憂。

之后不久,沈從文也來到了丹江口。從沈從文和妻子的書信里可知,在丹江口的這半年,沈從文內心稍微多了些滿意。

在離開咸寧干校前,張兆和特地從丹江口趕來幫助沈從文收拾行李。當日,有4位年輕的同志來幫忙給沈從文扎行李。在當日下午上卡車前,張兆和特意做了四樣菜,買了五瓶啤酒,煮了幾十個鹽茶蛋,一群人吃了頓飽飯。

到達丹江口后,張兆和在給家人的信中寫道:丹江口的住宅建在一個小小的谷地中,谷地東西向,東、北、南三面環山,西邊有一條馬路通進去,沿馬路蓋了不少的房子,有五百多間,有樓房,有平房,一律紅磚紅瓦。沈從文也在信中說:“住處自然比咸寧好,土地好,環境美?!庇蛇@些信件可知,沈從文張兆和夫婦流露出對在丹江口生活勞動的滿意。

不過,這種悠然自得的田園生活畢竟只是少數。張兆和1971年在丹江口寫給兒子的一封信中曾這么說:“爸爸長期過著孤寂的生活,腦子里想的,往往和現實格格不入,跟不上形勢發展。他害怕過集體生活,歡喜自由自在?!边@就是當年沈從文的真實心境,多年之后,卻讓人感到,他的這種狀況恰恰真實反映出一個天才藝術家在艱難處境中的特立獨行。

在丹江口,沈從文還度過了七十歲的生日,他在采石區的荒山中寫了《擬詠感懷》的長詩?!按髩K復我形,還復勞我生;身輕累飛蓬,隨風長遠征……”他借用莊子語,悟道人生,回味滄桑,敘述了他“浮沉半世紀,生存近偶然”的感受。他深信“日月長經天,大道默無言”,面對未來的信念也還是:“尺碧非吾寶,寸陰宜少爭”,他仍然要抓緊時間盡可能為祖國和人民多作些貢獻。

在丹江口勞動約半年之后,1972年2月,過完70歲生日的沈從文獲準回京治病,離開丹江口。至此,這段經歷成為往事。

(內容來源十堰晚報,轉載須經十堰晚報授權)

聯系我們

微信圖片_20211110164156.png

服務預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