購物車 (0)  
親,您的購物車空空的喲~
去購物車結算

小雪的寓言:在天地蒼茫中 生命本該風雅

2017-11-22 20:11瀏覽數:35 

那一年,在這些香樟樹下,你驚喜地喚一聲小雪。那個叫小雪的女生,驀然抬頭,回眸一笑。從此,她的長發與白毛衣從你的青春里揮之不去。

多年以后,你又來到這里。高大的香樟,依然古老地立在樓前,立在冬日的寒風里。地上的落葉,如褐色的蝶舞,亦如殷紅的相思。山水,天空,草木,屋脊……凝云下的萬物,凜寒里的眾生,一切都沉默無語,像那黑色的香樟籽實,一顆一顆隱在枝葉里。

你默默地走在記憶里,走在山川草木的注視里。它們,也像當年的你那樣,朝著遠處的天空,輕輕喚著:小雪,小雪。

這是一年中的第二十一個節氣,是冬天的第二幕?!坝晗露鵀楹畾馑?,故凝而為雪。小者,未盛之辭”。雪是死去的雨,是雨的精魂。它們,皆系水的前世與今生。

節氣里的小雪,有你想象的秀美,卻不見得有你想象的溫柔。小雪降臨的時候,時間亦如雪花,“一片飛來一片寒”。推窗遠望,“江畔舟如月,天邊樹若薺”的水天迷蒙杳不可尋,而代之以一片水瘦山寒的蒼茫。那種冷清里的蒼茫,越發襯出路上行人的匆遽與渺小。

寒意愈深,愈是呼喚一場雪的到來。沒有雪的冬天,似乎就是一種殘缺。很多時候,雪不再屬于自然,更屬于人心。在世人心中,雪是從冬日漫長的陰沉里開出的圣潔與明媚,是天空獻給大地的儀典。它的潔白,像是一份暗示或寓言。

就像春之細雨,夏之流云,秋之明月一樣,小雪是從天地大美里生長出來的不老時間。

十一月圍爐博古(資料圖)

節氣里有小雪與大雪,它關乎漸進的時令。其小大之別,在于時序存先后,寒意見深淺,物候有呼應;氣象里的小雪與大雪,只關乎一場雪的大小、多少與強弱。其小大之別,則在其格局、境界與情致。節氣,是可以預知的必然;而氣候,則是無法預約的偶然。

這么多年來,作為節氣的小雪似乎并未留給我們太深的記憶,相反,某一場小雪卻可能連著一段深情的往事。一個節氣的嬗變,就這樣置換為一個故事的布景。莫非,是人類太過以自我為中心了,他對于節氣降臨的律令,竟遠不像山川草木那樣一呼百應?

小雪,是沉郁里開出的歡喜,冷寂里孕育的溫馨。像此刻,即使是這樣沒有飄雪的小雪之日,心里依然會升騰一種暖意。

每當冬日黃昏降臨之際,夜色襲來之時,那些路上的行人與游子,會不會生出那身如飄蓬的寂寞與孤清?越是風雪載途,越是渴望一片溫暖的燈火。至于雪夜,嚴寒令我們回到家園,回到真實的自己。那一份獨處的寧靜,正好為文學的想像添上了天使的翅膀。我想,北歐的童話那么發達,俄羅斯的藝術那般憂郁,莫非它們都離不開那遼闊的漫天飛雪?

熙鳳踏雪(資料圖)

無論是小雪還是大雪,總有那么多不死的雪花飄在中國古典的文字與音韻里。那雪,飄了千年百年,落在了時間之外。

從那些文學的詠嘆里,你發現,雪是生命的風雅,山河的蒼茫,心物的化境。

“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在中國最早的詩歌里,早就有了雪落的聲音。年少時讀這些句子,以為那只是一個征人與戍卒的回鄉感喟。如今,我鬢染微霜,才發現這里所寫的何止是征人與戍卒???它分明就是在說你,說我,說我們每一個人的人生與歲月。誰沒有那“楊柳依依”的青春與熱烈?誰又能逃得過“雨雪霏霏”的凜冽與嚴寒?“楊柳依依”是少年意氣,“雨雪霏霏”何嘗又不是中年憂患?

小雪或許不及大雪的明媚與舒展。然而,它的氣質里有一種小家碧玉似的秀氣。記憶中,一場小雪過后,枯草中,瓦楞上,山石隙縫間,樹根背陰處,總有那些殘留的潔白,或一莖勾勒,或一抹點染,或一片綴飾,它們,映在冷綠的草木里,如同宋詞里那一曲小令。沒有“唯余莽莽”的雄闊,而寒意卻在襟間。那些余興未央的小雪,似乎也在冷的蘊積中,等著一場生命的縱情揮灑。

雪有光,那光仿佛是上帝用以調和黑暗與陰郁的。雪舞的時候,心才會飛揚。

十二月踏雪尋詩(資料圖)

忽而想起一千多年前的江南,想起風雅而率性的魏晉時代。

那一天,大雪飄飛。謝安與眾子侄雅聚于窗前。這些江南貴族,怎么忍心辜負那一份飄飛的詩意呢?謝安沉吟半響,忽然指著那漫天雪花問:大雪飄飄何所擬?立馬有人朗聲應曰:“撒鹽空中差可擬?!痹捯魟偮?,是一個清脆女聲的響起,那是他的女兒謝稻蘊。她婀娜地站起來,做了一個優美的手勢:“未若柳絮因風起”。謝安的嘴角,露出一線淺淺的微笑。

“撒鹽空中”,那只是雪的物理擬形,哪里比得上那“柳絮因風”的輕盈,更如何比得上這雪花里散發的漫天春意?

那是南方的雪。正如魯迅先生所寫:“江南的雪,可是滋潤美艷之至了:那是還隱約著青春的消息,是極壯健的處子的皮膚?!彼h不像朔方的雪那樣,“永遠如粉,如沙”“決不粘連”。

雪落在冬天的大地上,人們盼望從那里聽見春天的聲響。“年華已伴梅梢晚,春色先從草際歸?!秉S庭堅的詩句與岑參的“忽而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與雪萊那“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的千古詠嘆,可謂異曲同工。

至于北方,雪來得更頻繁,更壯觀。驅散那外在的嚴寒,自然是少不了酒的。文學里的酒香,可以超越時間。

此刻,我們想起七世紀的洛陽城,記得那個白發滿頭的老翁,記得他在那將雪未雪的黃昏里寫下的句子: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晚來天欲雪,來飲一杯無。那老翁,就是暮年歸隱此處的白居易。他的信寫給一個叫劉十九的人。劉十九就是劉禹錫的兄長,名曰劉禹銅。

每次讀這首小詩,心里便生出一份神往,仿佛那邀約是給我的,給你的。洛陽之大,于你我而言,僅一爐、一酒足矣。

白居易與蘇東坡一樣,都是生活美學家,他可以自釀美酒。新酒剛釀,酒面上還浮著螞蟻大小的米谷,那是嫩綠的春天的色彩;而火爐是小小的,紅紅的,那是溫馨的彌漫。夜是濃黑的,雪是潔白的。你看,綠與紅、黑與白構成一個鮮明而美麗的“無我之境”。于那萬山清冷的關中,這是最溫暖的一朵幽光,就像愛與友情之于人心。

雪是一是風雅,一種歡喜。然而,有時候,它也是寂寞與孤獨。雪愈大,寂寞愈大,孤獨愈深。這此,或許又是那小雪所不能理解的。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彼氖鄽q的柳宗元,此刻,他的心只在那“白茫茫大地真干凈”的空無與孤絕里。他那顆無處可訴的心靈,此刻已不在永州之野,而在那莽莽蒼蒼的天地。

“虹藏不見;天氣上升;閉塞成冬”是為小雪之三候。

于此深冬時節,彩虹已然成為遙遠的記憶。是的,沒有了夏日那淋漓盡致的雨水,沒有了那山谷里升騰的溫潤,更沒有舒展明亮的天空,又哪里還會有那彩虹的蹤跡呢?虹藏不見,成為一種期待。

自小雪開始,大地陰氣日凝。物極必反的生命哲學總會顯出其力量。就在大地陰氣日重之際,天空的陽氣卻處上升之時。

天地之陰陽未交,故閉塞成冬,動物們以漫長的冬眠來等待春天??墒?,人類不一樣。他們會以一場文學的雪,去打通天地、陰陽與物我,讓人們寒冬里生出早春的向往。

作者:黃耀紅,教育學博士、教授,文化專欄作家。

*本文為鳳凰國學黃耀紅專欄“草木時光”系列之小雪節氣。未經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專欄推介】

白露:天地肅殺 它們卻把溫暖留在人間

解讀處暑生命密碼:老鷹祭鳥 天地肅殺且莊重(圖)

從前立秋:聽梧桐落下第一片葉 晨鐘暮鼓里有敬意

淺淺白華:霜降每一候都是對生命往來的呼應

立冬在未初:四野越冷 冬夜越黑 越顯燈之溫明


聯系我們

微信圖片_20211110164156.png

服務預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