購物車 (0)  
親,您的購物車空空的喲~
去購物車結算

透視獨生子女“就業綜合癥”

2017-11-10 22:01瀏覽數:15 

近日,有媒體刊登文章指出,中國的第一批獨生子女現正大規模地步入社會、參加工作,他們的就業開始引來新一輪的社會問題,文章中將其稱為“就業綜合癥”。為我們指出問題的是新加坡《聯合早報》。


  “引來新一輪的社會問題”,這樣嚴重的字眼讓我們心頭一怔。目前,領取了“獨生子女證”的中國新生代已超過8000萬人。20年前遭遇教育問題,現在又出現了就業問題,


  莫非他們陷入了某種“綜合癥怪圈”?


  “綜合癥”癥狀種種


  不愿意接受公司紀律和體制的約束、喜歡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工作、沒有組織和集體的觀念、嬌氣、不愿意接受批評……這是《聯合早報》的這篇文章中提到的“獨生子女就業綜合癥正”的種種表現。文章指出,這些“癥狀”給企業管理帶來了不少新的挑戰,也對傳統的管理機制造成巨大沖擊。照著這份“癥狀描述單”,記者首先想尋找一些綜合癥“疑似病人”。


  旁觀者說——他們都能對號入座


  現任上海某專業雜志社常務社長的趙先生聽了記者描述的“癥狀”立刻心領神會:“我們這兩年新進來的員工基本上都是獨生子女,你說的這種情況他們都可以對號入座的。比如我們上午9點開始上班,但這些年輕人常常不能準時到;社會責任心也不夠,雜志送來了,他們從來不會主動去搬,打掃衛生起來也是馬馬虎虎的?!?/span>


  做了十幾年人事工作的滬上某餐飲公司的賈女士則覺得工作不夠主動、依賴性強是不少獨身子女的通病?!蔼毶优诩依锍3J裁醇覄斩疾蛔龅?,到了單位也就能不做就不做、能少做就少做?!辈稍L當天賈女士正好在黃浦區職業介紹所招聘,記者發現不少人是在家長的陪同下來的,待一個由父親陪著來的女孩子離去后,賈女士悄聲對記者說:“這樣的孩子依賴性太強、長不大,我是不會錄用的?!?/span>


  記者接著又采訪了黃浦區職業介紹所的求職輔導員蔣老師,蔣老師先向記者介紹了一個典型“案例”:“有個男孩子,我們給他介紹了不少工作,可他總是做不長,最長的一次也只做了一個月。我覺得很奇怪,就去向用人單位了解情況,才發現這個男孩子毛病不少,比如講話很沖,做事自說自話,受不起批評。有一次,單位里比較忙,領導正好看到他沒在工作,就讓他主動一點,誰知他聽了后馬上脫下工作服掉頭就走,而且一去不返。你說,這樣的員工誰敢要呢?”說著,蔣老師無奈地笑笑。


  “不愿意從基層做起也是獨生子女中比較普遍的現象,到我們這里來找工作的獨生子女一般學歷不高,但要求倒也不低。大概是從小家里就樣樣都滿足他們的關系吧,所以那些不能滿足他們要求的工作,他們是情愿呆在家里讓父母養著也不肯先做起來的?!笔Y老師說罷又搖了搖頭,“孩子長期失業、閑蕩在社會上,會出問題的。這樣的人我也碰到過,沒錢用了,就偷拿家里的,發展下去,后果可想而知?!?/span>


  當局者說——我們確實有些“毛病”


  記者原以為獨生子女們在聽到這些評價后大概要“反茅槍”了:“這些只是個別現象,沒有代表性,至少不能代表我?!比欢?,在采訪了幾位已經踏上工作崗位的獨生子女后,記者發現情況并非如此。


  已經工作了三年的小陳在被問到與非獨生子女相比在工作中有什么不足之處時說:“我覺得自己有點‘自我中心主義’吧,雖然公司里一直很強調團隊合作精神,但我工作時一般還是只考慮自己,自己怎么想就會怎么做,不太會照顧別人的想法。我想這是長期養成的思維習慣吧,在家里通常是爸媽想到我,而我很少為他們著想?!碑斢浾咛岬狡渌恍┚C合癥癥狀時,小陳也謙虛地表示,“也許有一點吧,只是我自己還沒有意識到過?!?/span>


  畢業于名牌大學計算機專業的小羅今年剛參加工作,他毫不諱言自己就是眼光高、不愿意從基層做起的典型?!斑@兩年是就業高峰,所以,雖然揣著計算機專業的文憑,我還是屢屢被拒。當然,也不是沒有單位要我,但都和我的希望差距太大。當時我就打定主意,不找到順心的工作,寧可失業?!爆F在,小羅進了自己滿意的單位、有了較高的職位,但他卻發現自己那時也許太過自信了,“過去覺得自己什么很會做,工作了才知道還有很多東西要學?!毙×_還告訴記者,他有好幾個同學才工作了兩三個月,已經跳槽了?!案≡?、不穩定也是我們的一大毛病吧?!?/span>


  還有幾位被采訪的獨生子女的意見也差不多,“自我中心、過于自信、不愿意受制度約束、不穩定”是他們主動提及頻率最高的字眼。


  帽子似乎戴錯了“獨生子女”被定義了?


  就在記者對獨生子女們“覺悟”如此之高感到意外時,又一位被采訪者的回答給了記者“當頭一棒”:“你說的這些毛病已經是老生常談了,‘獨生子女’這個詞本身就暗含了‘嬌驕’二氣、自私自利、心理脆弱等等內容。人們評價我們這個年紀的人時,也總是動不動就來一句‘現在的孩子都是獨生子女,所以……’其實要我說,很多毛病并非是獨生子女才有的,而是其他原因造成的,比如家庭教育、時代背景等?!甭犃诉@位獨生子女的“真情告白”,記者感到我們可能忽視了一個值得討論的問題,那就是,“獨生子女就業綜合癥”是因為“獨生”才有的嗎?


  中國青少年中心曾做過一個調查:在談起獨生子女一代時,70%的中小學教師都是持否定態度,優點幾乎談不出來,95%以上的人都認為他們“今不如昔”。全社會似乎已經形成了某種思維定勢,獨生子女就是這樣的人群:以自我為中心,為所欲為,任性、自私和霸道;只注重自己的感受,卻較少顧及甚至不顧及他人的利益;不太注重名譽、意義,而崇尚金錢,追求高消費。就連獨生子女自己,也在長期負面輿論的包圍下默認了這些評價。


  差異來于父母教育


  其實,獨生子女與非獨生子女相比,差別只在于有沒有兄弟姐妹。但一直以來人們都覺得獨生子女“集萬千寵愛于一身”,所以會被嬌生慣養,也就容易養成種種壞習慣。但父母溺愛孩子與有幾個孩子并沒有絕對的聯系,有的父母即使有好幾個孩子也會很寵愛,或是對其中的某一個特別好。所以,孩子很多習慣的養成,起主要作用的還是父母的教育觀。


  上文提到的賈女士就說:“我剛才說了很多獨生子女的缺點,但這都不能一概而論,只是有些情況比較多地發生在獨生子女身上。家庭教育是很重要的,有的父母對孩子寶貝得不得了,孩子來應聘工作,他們寸步不離;孩子在單位里受委屈了,家長只聽他們的一面之詞,就氣勢洶洶地跑來評理。而那些家庭教育好的孩子,獨立性強、懂禮貌、頭腦靈活,大家都很喜歡?!?/span>


  共性源于時代背景


  獨生子女問題也引起了不少社會學家的注意,上海青年管理干部學院的王裕如老師是《不安的太陽——中國第一代獨生子女心理探索》一書的作者,她在書中從社會、學校、家庭三個方面描述了第一代獨生子女成長的環境及其心理路程。


  對“獨生子女就業綜合癥”這種說法,王裕如首先提出異議:“中國第一代獨生子女是跟著中國社會改革的步伐、在改革開放的環境中成長起來的。因此,中國的獨生子女一代真正的特點,是他們生長的政治、經濟、文化環境的獨特性帶給他們的獨特的人格特點與思想內涵,而非‘獨生子女’這種生存形式。所以,如果有‘就業綜合癥’,不但與他們是獨生子女有關,更與這個時代青年的特征有關?!?/span>


  可愛之處也不少


  既然是時代青年的特征,那必然有缺點也有優點。我們企業的管理者們在頭痛于獨生子女們給企業管理制度帶來的沖擊時,確實也發現了他們的可愛之處?!按蟾攀且姸嘧R廣的關系吧,他們在工作中思維很活躍,能夠自己發揮,開拓性強?!壁w社長如此表揚他的獨生子女員工們?!坝械娜穗m然平時不太遵守規章制度,喜歡遲到早退,但也正因如此,他們會要求自己工作一定要干好?!?/span>


  而王裕如更是對這特殊的一代人給予了高度的認同?!斑@些年輕人的起點比他們的父輩、祖輩都高,他們總體上的素質是高的,將來他們就是我們國家的中堅力量,我相信他們會給社會帶來突變?!蓖趵蠋燂@然對“獨生一代”極其有好感,“我也遇到過這樣的學生,學校已經給他推薦了不錯的工作,但他只要發現有自己不滿意的地方,比如管理混亂,就不做了,不管有沒有退路。我覺得這種做法不一定不好,至少表明他們這代人是非常自信的?,F在信息網絡如此發達,年輕人不再像過去那樣封閉,你不可能阻止他們追求更好的?!?/span>


  社會如何“對癥下藥”


  看來,把“就業綜合癥”都栽在“獨生子女”這四個字上,是過于簡單了。但話又說回來,盡管“獨生子女就業綜合癥”并非是獨生的特點所致,卻是客觀存在的,而且,感染群體還得從獨生子女擴大到整個成長在這一時代的年輕人。那么,對他們在就業中所暴露出來的這些通病,我們又要如何是好呢?


  黃浦區職業介紹所的程黎蓮所長說:“家長教育方式和觀念的轉變是第一步,比如不少家長總是認為孩子還小,不愿意放手,使很多獨生子女在獨立性與依賴性上,常常表現得很矛盾:他們心理上是渴望獨立的,但由于是在一種嬌慣、包辦代替的生活中長大的,行為上卻離不開依賴?!?/span>


  程所長同時指出,我們的就業前教育應該滲透到學校?!坝幸环N說法,從學校到學校是小考,從學校到市場是大考,年輕人大概都覺得走向社會比讀書還難?,F在很多學校都有了就業指導中心,但作用還不是很大,我覺得學校應該從他們的特點出發,多向學生們介紹一些如何適應工作的方法、技巧?!?/span>


  而對于企業來說,在未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吸收的都將是“獨生一代”,是一切照舊、把他們管得死死的,還是對企業原有制度做適當調整呢?


  “我們自己的孩子也是獨生子女,對他們的個性特點還是比較了解的。有時候他們對自己的種種毛病并沒有意識,只是習慣了,所以我們對他們一般都抱寬容的態度。我也相信,隨著他們踏上工作崗位,社會化的程度加大,他們慢慢會調整自己的?!壁w社長雖然比較好說話,但也有他的原則,“有個性是好事,不過企業有企業的制度,社會也有其公認的行為規范,年輕人自己也應該盡快融入企業、社會的大環境中去,不能總是與眾不同、特立獨行?!?/span>


  王裕如老師對此則依然樂觀:“社會對獨生子女們有些杞人憂天了,我們沒有必要特別強調他們的某些不足,在他們身上有所長也有所短。我們有一些單位確實有不合時宜的制度,年輕人的加入會給這些制度帶來沖擊,而他們自己也會在磨練中逐漸適應,也就是說,雙方會在互動中潛移默化?!?


   來源:新聞晚報


聯系我們

微信圖片_20211110164156.png

服務預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