購物車 (0)  
親,您的購物車空空的喲~
去購物車結算

校園暴力:教育永遠的痛

2017-11-10 21:56瀏覽數:16 

近年來,我國的中小學教育工作取得了顯著成績,“好好學習,天天向上”正成為校園文化的主流,但同時也存在著個別與這一主流相悖的暗流,校園暴力就是其中之一。這里所說的校園暴力,特指發生在學校及其周邊地區,由同學或校外人員針對學生生理或心理實施的、達到一定傷害程度的侵害行為。


  逆來順受的學生


  2003年1月23日晚,某縣第一高級中學數學教師李明禮家。談到校園暴力,李老師講了這樣一個故事:


  上學期末,他所在班的一位男生張亮丟了一筆錢,便懷疑是隔壁班的學生孫超偷的。于是,張亮把孫超叫到自己的宿舍,讓他交出偷走的錢。孫超不承認自己偷了錢。結果,張亮就和同宿舍的其他6位學生先是對他進行辱罵,然后就打他的耳光、踢他的身體、撞他的頭,接著又逼他喝下滿滿一瓶白酒,目的是讓他酒后吐“真言”。孫超被折磨了整整一夜后,只好承認自己偷了錢,并答應雙倍償還。事后,張亮警告孫超,不準將這件事告訴老師和家長。


  然而,事情還是因孫超的傷勢過重而很快敗露。孫超的家長沖進校長辦公室,要求對打人的7名學生進行嚴懲,并向他們和學校索賠醫療費、精神損失費等。學校隨即對張亮等7名學生進行了嚴肅處理,滿足了家長的部分要求。


  然而,在將近兩個月的采訪中,筆者卻不斷聽到學生、家長、老師等直接或間接接觸過校園暴力的人這樣議論:“遇到這種事兒,給施暴者一點兒錢就是,犯不著挨頓打?!薄皩@種人,咱惹不起躲得起,少理他們那一套就是?!薄岸惚芩麄兊淖詈棉k法就是轉學?!薄跋袼麄冞@種‘大錯沒有,小錯不斷,氣死公安,惱死法院’的人,你反抗又能怎樣?弄不好還會越陷越深?!痹诓稍L中,筆者發現,大多數學生遇到這種事都是乖乖給錢。事后,他們不但不敢告訴家長或老師,更不敢報警,甚至警方在破案過程中找到他們時,他們也不敢出面作證。


  前不久,某市公安局破獲了一個搶劫團伙,其主犯是一個16歲的在校高中生。自去年2月份以來,這個團伙連續作案30余起,搶劫對象大多數是中小學生,搶劫財物價值共計2000多元。警方到一些學校調查時,發現有些學生曾遭遇過搶劫,但他們中沒一個人到公安機關報案,甚至也沒人記下被搶劫的詳細時間、準確地點以及搶劫者的體貌特征等,這給公安機關的調查取證帶來了很大困難。


  實際上,正是受害者這種軟弱的態度,助長了施暴者的淫威,據筆者調查,在一些學校里,常有個別為滿足自己上網、玩游戲機和吃零食等欲望,強行向低年級的學弟、學妹索要“零花錢”的高年級學生。他們一般看準那些家庭條件比較富裕的低年級學生下手,“成功”之后,就一直盯著這些“軟柿子”反復拿捏。假如碰到稍有反抗的,他們就會給他“顏色”看看,直到被欺負者順從為止。除“零花錢”外,他們還會向學弟、學妹強行索要自己喜歡的文具、手表、自行車等物品。


  令人擔憂的是,逆來順受的學生們長期忍氣吞聲,除使財物遭受更多的損失外,還對他們的身心健康造成了更大的傷害:有的因身體受傷而住院治療;有的因過分恐懼而精神失常;有的性格發生變化,整天沉默寡言、孤僻古怪……這種傷害對他們來說是終生的。同時,由于精神長期處在恐懼狀態中,他們的心理問題比較突出,情緒不穩、心情壓抑、學習積極性銳減。


  以暴制暴的循環


  “他們能抱成團兒,我們為什么不能?”“他找人打我,我也找人打他,看誰能打過誰?!薄熬訄蟪?,十年不晚,遲早我會讓他在我手里栽跟頭!”


  在采訪中,筆者發現,這種以暴制暴的心理,在不少受過校園暴力傷害的學生中都不同程度地存在著,尤其是那些長期忍氣吞聲的學生,這種心理更加明顯。在某縣的一所郊區中學,一名13歲的初中生甚至向筆者展示了一把一直藏在書包里的大號水果刀,聲稱這是用來“自衛”的。因為近段時間以來,老是有三五成群的“小混混”在放學路上攔住他們要錢,不給就往死里打。據說,已經有幾個學生先后被他們打傷了。


  面對校園暴力,受害的學生用以暴制暴的方式解決問題,自然是愚蠢的,因為它不但不能讓暴力遠離自己,反而會使暴力離自己越來越近,直至使自己完全滑進暴力的泥潭中無法自拔。這種惡性循環的鏈條越長,校園暴力的發展越迅猛,其影響也就越惡劣。


  話雖這么說,以暴制暴的所謂“黑道原則“,還是悄然侵入了某些學校,占領了一部分學生的思想、道德陣地。在這個原則的指導下,一些學生開始“拜把子”,在此之后,如果再受人欺負,他們就不再向老師或家長尋求幫助,而是通過拜了“把子”的兄弟或姐妹自行解決。同時,一些學生在受到高年級同學的欺負后,也往往會依賴“拜把子”后形成的團伙力量,變本加厲地在低年級同學身上尋找“補償”:勒索他們的財物,向他們收“保護費”。


  在采訪時,某鄉第一初級中學的一名初一男生告訴筆者,他們班的學生在威脅別人時經常說的話是:“再不服氣,我就叫人收你的保護費?!币晃粡埿占议L也對筆者說,一天,他年僅10歲的兒子突然說要加入學校的“××幫”,因為這樣不但可以不把自己的零花錢白白給別人,而且還能向別人要零花錢用。張先生因此而擔心,這些在校園內外橫行無忌的學生幫派,會不會一步步演變成少年“黑社會”。


  張先生的擔心并非沒有道理。法學家皮藝軍說:“一般的青少年犯罪團伙和黑社會還是有一定區別的,但青少年團伙是典型的黑社會組織的基礎,最有可能發展成為其外圍組織。比如臺灣的‘竹聯幫’就經常到校園尋找自己的發展對象,他們所尋找的對象一般不是單個的孩子,而是青少年團伙,通過雙方的接觸,他們很快將青少年團伙發展為黑社會組織的一部分。一旦青少年團伙這種松散的組織被黑社會利用的話,很容易讓本來只是不良少年的孩子變成真正的罪犯?!?


  文化營養的失衡


  校園暴力并不是近幾年來才出現的,但它的不斷升級,卻是不可否認的,因而也最應引起警惕。事實證明,如今的校園暴力已經超出單純的打架斗毆的可控范圍,它在個別地方甚至正在演變成帶有黑社會性質的團伙,制造敲詐、勒索、搶劫、殺人等惡性刑事案件。


  我們不禁要問:校園暴力真的成了教育永遠的傷痛?當花季少年成為犯罪分子,不知他們在行兇作惡時,內心有沒有過膽怯與恐懼?有沒有過對生命的敬畏與珍惜?是什么導致了他們對暴力的崇尚甚至膜拜?誰又該為他們制造的罪惡承擔責任?


  如今,暴力文化已成為現代文化生活中部分成年人不可缺少的享受,在此情況下,暴力文化的商品化自然成為商家的最大賣點。雖然我國有關青少年問題的法律一律禁止孩子接觸暴力文化,但實際上沒有可操作的限制性規定。在影視文學作品、音像制品、小報小刊、電子游戲中,青少年可以很方便地接觸到暴力場面。更不可理解的是,成人往往因為一些影視作品是描寫正義的戰爭或正義的行為就讓孩子觀看,即使其中的暴力場面十分恐怖。其實,孩子在有暴力場面的作品中并不見得能理解什么是正義,相反,他們可能欣賞的只是其中的暴力行為。


  全國中小學生心理健康教育課題組組長王加綿認為,校園暴力給青少年造成的危害,遠不止皮肉的創傷,更嚴重的是會造成孩子們心靈的扭曲。如果任由這種勢頭發展下去,無疑會在青少年中造成一種不良的暗示:邪惡比正義更有力量,武力比智力更有價值。這是相當危險的。


  筆者在采訪中還注意到,除了社會上存在的暴力文化的作用外,家庭教育不當也是其中一個十分重要的原因。2002年10月27日,筆者去某小學采訪,當問到孩子們遇到被同學打時作何反應這個問題時,至少有45%的孩子毫不猶豫地回答“打他”。究其原因,是家長從他們上幼兒園起,就向他們灌輸在學校不能吃虧,遇到誰欺負自己就應以牙還牙、以暴制暴等錯誤觀念。


  如今,我們正處在一個社會結構急劇變動的時代,傳統的道德、理想在不斷地被解構,整個社會的價值觀走向多元。在這個前提下,孩子世界觀中的暴力傾向在很大程度上是現實世界的投影。試想,如果成人世界奉行的是弱肉強食、巧取豪奪,我們又憑什么要求孩子溫良謙讓呢?畢竟,道德不是靠灌輸的,它是靠家長的身體力行傳授給孩子的。


  教育觀念的偏頗


  “校園暴力在個別地方屢禁不止甚至逐步升級,學校的失誤不可忽視。畢竟,學校是校園暴力的集中地,最有條件對它在第一時間內作出反應。為此,學校必須對自己的失誤真誠反省,勇敢承擔起自己應付的責任?!?


  “學校對校園暴力有無法推脫的責任。這絕不僅僅是管理不嚴、教育不力的問題,更重要的是,它表明了當前的教育還沒徹底擺脫應試教育的陰影?!?


  針對校園暴力滋生和蔓延的原因,一些家長和專家向筆者表達了上述意見。從筆者采訪到的新聞事實和對這些事實綜合分析的結果看,這些意見基本正確,學校對校園暴力的確難辭其咎。從某種意義上說,校園暴力真的是燭照學校教育和管理水平真相的一面鏡子。


  然而,不少存在校園暴力的學校都在不同程度上諱疾忌醫。盡管他們已經發現了校園暴力在身邊的存在,也認識到了其危害性,但出于“家丑不可外揚”的思想,不愿將其向學生、家長和社會公開,以尋求幫助,更不愿采取相關措施。尤其不可思議的是,個別已經發生過嚴重的校園暴力的學校,甚至包庇施暴者,而移罪于受害者。


  在某鎮中學,一位名叫梅梅的女生因遭受校園暴力的傷害而精神分裂,事后,當筆者來到該中學,找到當初教梅梅英語課的老師柳某時,柳某稱她曾教育過欺負梅梅的同學,但沒起什么作用,后來也就不管了。柳某承認,梅梅以前是個很聽話的學生。一位自稱是學校辦公室負責人的老師則告訴筆者,學校在梅梅患精神病這件事上并無責任,因為同學間的打鬧是正常的。


  此外,教材中存在宣揚暴力色彩的文章,也是一個值得認真探討的問題。僅在初中語文課本中,以描寫如何將對手打得“腦漿迸裂,涂了一地”等暴力場景的文章就不止一篇,非但如此,老師還經常用“動人的藝術魅力”等詞語對它們進行評講。這就使孩子從小養成了對暴力接受與欣賞的習慣,在無意識中形成一種錯誤的認識,即只要暴力用在合適的地方,就是正確的、美好的、藝術的。


  然而,受教育者人格的培養,卻必須建立在他們切實感受美好而不是丑惡事物的能力之上,而暴力,不管它運用于何種目的,都毫無美感可言,尤其對孩子來說,更是這樣。因此,著名教育家蔡元培強調:“一方面自己愛自由,一方面助人愛自由……要培養愛自由、好平等、尚博愛的人,在教育上不可不注意發展個性和涵養同情心兩點?!?


  事實上,現代社會的基本標志就在于對人的普遍了解、尊重乃至愛心。這正是我們的教育體制中所缺乏的東西。如今,我們雖然大力實踐素質教育的教育理念,但絕大多數人理想中的“素質”仍局限在培養受教育者生存所必需的各種競爭技能上,這種偏頗不能不令人擔憂。


  非暴力情感培養


  在校園暴力中,那些被欺負、敲詐、勒索甚至身心受到嚴重傷害的學生是我們能看得見的受害者,因而他們得到的關懷和幫助也就多。但筆者在采訪中也發現,那些施暴的孩子同樣也是受害者,而且從某種意義上講,他們似乎比被暴力所傷的學生更應得到關懷和幫助。


  據筆者調查,校園暴力的施暴者主要是“問題少年”,他們的家庭多有不幸,或家境貧寒,或暴力不斷,或父母離異,在此情況下,他們享受不到家庭的溫暖和平安富足的生活,加上平時缺乏關懷、幫助、引導和管教,便常常處在違法犯罪的邊緣。


  當前在個別地方依然盛行的應試教育之風,也使一些正常家庭的孩子被“趕”進了施暴者的隊伍。擁有20多年教齡的教師陳禺說:“每個人都渴望被關注、被接納,應試教育卻使一部分學生成了被淘汰者。于是,他們就用暴力來報復老師和同學,他們認為對物質的占有、對他人的傷害,都是對自我感覺、自我力量的肯定,可以因此重新使自己獲取老師的關注和同學的‘認同’?!毙睦韺W家郝若平也指出:“青少年學生正處于心理斷乳期,隨著第二性征的出現,他們的自我意識逐漸增強,言行舉止趨同于成人,喜歡表現自己,渴望得到別人認同。當他們內心郁積的困惑或憤怒無法釋放時,在感情的沖動下,就可能會通過暴力達到目的?!?


  同時,青少年壓力過重,也是校園暴力發生的原因之一。去年6月,世界兒童發展組織在調查了75個國家的教育環境后,針對各種各樣的校園事件,發布了一份備忘錄,明確列出學校生活帶給青少年的20種不良壓力,如學習壓力、家長壓力、人格貶低壓力、經濟比照壓力、孤獨的壓力、家庭暴力壓力、校園內幫派暴力壓力等。該備忘錄指出,每個學生幾乎要同時承受平均12種不同的壓力,有的會更多甚至是全部。目前,這份備忘錄已受到歐洲國家的重視,許多學校正式以其內容為基礎,開始進行學生關愛工程,最大限度地減輕學生壓力,防止校園意外事件尤其是暴力事件的發生。


  事實上,一旦明白了施暴者也是受害者的道理,我們就可以對癥下藥,將施暴者也轉化成正常的、健康的、積極向上的孩子,校園暴力自然就會因失去了執行者而自行瓦解。那么,究竟如何轉化呢?筆者認為,應倡導平等、公正、富有同情心和憐憫心的非暴力思想。換句話說,就是培養孩子建立一種樸素的、人性化的道德情感。畢竟,人們使用暴力是后天形成的,而不是天生的。


  (注:文章涉及到的部分教師和未成年人均采用了化名。)


  《中國教育報》2003年9月19日第5版


聯系我們

微信圖片_20211110164156.png

服務預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