購物車 (0)  
親,您的購物車空空的喲~
去購物車結算

我在大陸上課很緊張,這里見不得冷場

2016-12-16 16:48來源:鳳凰網網址:http://wemedia.ifeng.com/282574493536017/wemedia.shtml瀏覽數:13 

要建立學習共同體,需要改變的地方很多很多。

文︱李玉貴,臺灣著名語文教育專家、臺灣師鐸獎獲得者

本文原文刊于《當代教育家》雜志2016年第9期,摘編自微信公眾號“當代教育家"(ID:ddjyj1),不代表瞭望智庫觀點

作為老師,我們每天最努力要做的,是讓學生成為互學共學的伙伴,而不是學科教學。學生如果不互為學習伙伴,有再好的想法他都不會想跟同桌、跟好朋友分享,只會想舉手告訴老師,老師就只有累死??墒?,正是我們塑造了這種文化,讓小孩誤認為,他的想法要得到老師認可才有存在的價值。

那么,什么才是“學習共同體”下的聽和說呢?

第一次去日本教室參觀學習時,我聽得很吃力,因為學生說話很小聲,老師說話很小聲;學生講話不舉手,前一個講完之后,第二個學生會接替這個話題,回應前一個小孩的觀點。話題不停輪轉,那是真正的對話。我非常震驚,借鏡自照,照見我自己課堂上的學生發言狀態:第一,他必須舉手;第二,他必須經過我的允許跟指名;第三,他必須站起來。

但這些還不是最緊要的。最緊要的是,我們當時問了一個很沒禮貌的問題:臺灣的小孩為什么都不善聽,日本的小孩為什么那么善聽?佐藤學老師回答說:如果每位老師每天在課堂都跟學生示范如何聽,再小的聲音老師都愿意聽,說得再斷斷續續的話也耐心公平地聽,這樣我們的小孩每天就在看如何聽,久了他就會聽。他的意思是:老師自己不是一名好的示范者,卻還在怪小孩不會聽。是的,孩子是我們教出來的,最沒有資格批評小孩沒能力的就是老師,他們的不足正是我們專業成長的空間。  

什么叫聽?佐藤學老師說:聽是建立學習關系。我們追問:那差生怎么教?佐藤學老師回答說:那你就聽他會到哪里。在日本我曾聽過一節三年級的數學課:兩位數乘以一位數。先出兩道題:第一題是71×8,第二題是56×8,請用豎式把答案算出來。日本老師一開始完全讓學生自己去算,大部分學生都算錯了,一個班大概只有六到八個人算對。這是佐藤學老師一直強調的:課堂應該有三成的時間去挑戰學習,即不教簡單的內容,給學生一定的空間去伸展跳躍。  

課上到一半時,有個小女孩突然站起來說:我可不可以發言?大家回答她:好,請講。她說:我用了平常的算法,可是算到中間就出問題。同學問她:你出了什么問題?她走到臺上算給全班看,每算一步停下來跟全班核對一下:6×8是48對不對?這時候老師不見了,其他同學自己會回應她:對!你看,當老師沒有強勢地發揮主導作用時,學生可以充分互學,話題可以進行,彼此可以互相解難。老師越強大,學生就越不盡他學習的職責。  

小女孩繼續說:6×8=48,所以我在個位上寫下8,但剩下的40,我不知道寫在哪里?于是全班好多學生很開心地附和說:我也不會我也不會哎!這就是讓人安心的課堂,而我們的課堂呢?小孩花很多力氣把不懂憋在心里,不懂裝懂。其實,小孩的不懂一定要說出來,這樣才會發現好多人跟他一樣不懂,這樣他就會很安心地去弄懂。

會聽,敢說,還要能等。我們的老師往往是不耐等待的,學生稍微一慢就覺得冷場。你心里的假想,最好是前面的人剛說完,后面能夠馬上接上,等三五秒都覺得漫長。你想不到的是,那三秒、五秒的等待其實非常值得,即便是幾十秒也很值得。  

在日本的一節社會課上,一名女生點了同一個小組的男孩發言,男孩雖然是主動舉的手,但其實并沒有把握,所以站起來大約三十秒鐘沒說話。但你看其他組員有爭著要發言的嗎?有悄悄告訴他答案的嗎?沒有。佐藤學老師說,這叫“無所事事的體貼”。因為每個人內心其實都想成為自立的人,在他很明顯地表達出需要幫助前,你最好先按兵不動。所以,我們習慣在學困生旁邊放優等生的做法也是不對的。我們要教的是讓學困的小孩有問題敢問,提問是他的生命責任,他要學會自己去解決問題。  

三十秒后,男孩開始說話了,整個課堂的小孩都在側耳傾聽。你說這樣的時間投資值不值得?后來我自己上課,經常這樣要求小孩:只要有人說話,你們就不可以舉手,認真聽對方在說什么。

我在大陸上課很緊張,因為只要發言的小孩說得比較慢,只要他說得磕磕絆絆、支支吾吾、斷斷續續,馬上就有十幾個尖子生爭著舉手。這時候,如果老師沒有專業自主又喜歡熱鬧的場面,他就真的會去點其他舉手的孩子,還會對原來發言的孩子說一句:下次想好了再說。

告訴你,那已經是他這輩子想得最好的時候了。他正在努力搜尋、組織、關聯你的話題跟他的思緒的關系,他試圖將零碎的思維片斷組織成語言來跟大家溝通。但你卻因為沒有專業直覺而點了別的同學,而且別的同學回答得又快又好。于是,這個小孩就只能得到一個很差的自我印象,盡管老師和同學完全沒有惡意,但事實上他會越來越不愛講話。這就是課堂文化的敏感性。老師帶著溫暖的心去聽、去等,這些敏感性就會出現。

要建立學習共同體,需要改變的地方很多很多:誰在說話,為什么要聆聽,怎樣溫暖地等待,等等,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我們要一直研究自己的課堂,請記?。?strong style="vertical-align:baseline;padding:0px;margin:0px;border:0px;font-stretch:normal;">修,是為了行。

(本文根據李玉貴老師在第十屆“新經典”大講壇上的演講整理)


聯系我們

微信圖片_20211110164156.png

服務預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