購物車 (0)  
親,您的購物車空空的喲~
去購物車結算

莊子·內篇·應帝王第七

2016-11-27 16:34來源:古詩文網網址:http://www.gushiwen.org/GuShiWen_7d52a11312.aspx瀏覽數:19 

【題解】

《應帝王》是《莊子》內篇中的最后一篇,它表達了莊子的為政思想。莊子對宇宙萬物的認識基于“道”,他認為整個宇宙萬物是渾一的,因此也就無所謂分別和不同,世間的一切變化也都出于自然,人為的因素都是外在的、附加的?;诖?,莊子的政治主張就是以不治為治,無為而治便是本篇的中心。什么樣的人“應”成為“帝王”呢?那就是能夠聽任自然、順乎民情、行不言之教的人。

全篇大體分為七個部分。第一部分至“而未始入于非人”,借蒲衣子之口說出理想的為政者,聽任人之所為,從不墮入物我兩分的困境。第二部分至“而曾二蟲之無知”,指出制定各種行為規范乃是一種欺騙,為政者無須多事,倘要強人所難就像“涉海鑿河”,“使蚊負山”一樣。第三部分至“而天下治矣”,進一步倡導無為而治,即“順物自然而無容私焉”的主張。第四部分至“而游于無有者也”,提出所謂“明王”之治,即“使物自喜”、“化貸萬物”的無為之治。第五部分至“一以是終”,敘述神巫給得道的壺子看相的故事,說明只有“虛”而“藏”才能不為人所測,含蓄地指出為政也得虛己而順應。第六部分至“故能勝物而不傷”,強調為政清明,應像鏡子那樣,來者就照,去者不留,“勝物”而又“不傷”。余下為第七部分,敘述渾沌受人為傷害失去本真而死去的故事,

寓指有為之政禍害無窮。全篇以這七個故事,寓托了他無為而治的政治主張。

【原文】

齧缺問于王倪①,四問而四不知。齧缺因躍而大喜,行以告蒲衣子②。

蒲衣子曰:“而乃今知之乎?有虞氏不及泰氏③。有虞氏,其猶藏仁以要人④,亦得人矣,而未始出于非人⑤。泰氏,其臥徐徐⑥,其覺于于⑦,一以己為馬⑧,一以己為牛;其知情信⑨,其德甚真,而未始入于非人?!?/span>

【注釋】

①齧(niè)缺、王倪:人名。

②蒲衣子:人名,傳說中的古代賢人。

③有虞氏:即虞舜。泰氏:舊注指太昊(hào),即伏羲氏。

④要(y?。铮航唤Y:這里含有籠絡的意思。

⑤非人:頗費解,舊注也多迂闊。這里似指物我之分兩忘,“入于非人”大意是進入到外物與自我相分的境地。莊子認為,從根本上講外物與自我統一為一體而無所分別,伏羲氏能無為而治,“知情信”,“德甚真”,因而從不曾進入物我兩分的困境,“以己為馬”、“以己為?!币猜犞沃?。

⑥徐徐:寬緩安閑的樣子。

⑦于于:悠游自得的樣子。

⑧一:或。一說講作“竟”,亦可通。

⑨情:真實,實在。

【譯文】

齧缺向王倪求教,四次提問王倪四次都不能作答。齧缺于是跳了起來高興極了,去到蒲衣子處把上述情況告訴給他。

蒲衣子說:“你如今知道了這種情況嗎?虞舜比不上伏羲氏。虞舜他心懷仁義以籠絡人心,獲得了百姓的擁戴,不過他還是不曾超脫出人為的物我兩分的困境。伏羲氏他睡臥時寬緩安適,他覺醒時悠游自得;他聽任有的人把自己看作馬,聽任有的人把自己看作牛;他的才思實在真實無偽,他的德行確實純真可信,而且從不曾涉入物我兩分的困境?!?/span>

【原文】

肩吾①見狂接輿??窠虞浽唬骸叭罩惺己我哉Z女②?”肩吾曰:“告我君人者以己出經式義度③,人孰敢不聽而化諸④?”

狂接輿曰:“是欺德也⑤;其于治天下也,猶涉海鑿河而使蚉負山也⑥。夫圣人之治也,治外乎⑦?正而后行⑧,確乎能其事者而已矣。且鳥高飛以避矰弋之害⑨,鼷鼠深穴乎神丘之下以避熏鑿之患⑩,而曾二蟲之無知(11)!”

【注釋】

①肩吾:人名。接輿:楚國隱士陸通的字。

②日中始:莊子假托的又一寓言人物,為肩吾的老師。一說其人當為“中始”,“日”是一時間詞,往昔的意思。

③以已出:用自己的意志來推行。義:儀,法?!敖浭健?、“儀度”這里都指法度。

④化諸:隨之變化呢。

⑤欺德:欺誑的做法。

⑥蚉:“蚊”字的異體。

⑦治外:治理外表。莊子認為推行法度,只能治理社會的外在表象。

⑧正:指順應本性。行:指推行教化。

⑨矰(zēng):系有絲繩用來弋射的短箭。弋(yì):用絲繩系在箭上射飛鳥。

⑩鼷(xī)鼠:小鼠。神丘:社壇。熏鑿:指用煙熏洞,用鏟掘地。

(11)曾:竟。

【譯文】

肩吾拜會隱士接輿。接輿說:“往日你的老師日中始用什么來教導你?”肩吾說:“他告訴我,做國君的一定要憑借自己的意志來推行法度,人們誰敢不聽從而隨之變化呢?”

接輿說:“這是欺誑的做法,那樣治理天下,就好像徒步下海開鑿河道,讓蚊蟲背負大山一樣。圣人治理天下,難道去治理社會外在的表象嗎?他們順應本性而后感化他人,聽任人們之所能罷了。鳥兒尚且懂得高飛躲避弓箭的傷害,老鼠尚且知道深藏于神壇之下的洞穴逃避熏煙鑿地的禍患,而你竟然連這兩種小動物本能地順應環境也不了解!”

【原文】

天根游于殷陽①,至蓼水之上②,適遭無名人而問焉③,曰:“請問為天下④?!睙o名人曰:“去⑤!汝鄙人也,何問之不豫也⑥!予方將與造物者為人⑦,厭,則又乘夫莽眇之鳥⑧,以出六極之外,而游無何有之鄉⑨,以處壙埌之野⑩。汝又何帠以治天下感予之心為(11)?”又復問。無名人曰:“汝游心于淡(12),合氣于漠(13),順物自然而無容私焉,而天下治矣?!?/span>

【注釋】

①天根:虛構的人名。殷:山名?!耙箨枴奔匆笊降哪厦?。

②蓼(liǎo)水:水名。

③遭:逢,遇上。無名人:杜撰的人名。

④為:這里是治理的意思。

⑤去:離開、走開,這里有呵斥、不屑多言之意。

⑥豫:悅,愉快。一說講作“厭”。

⑦人:偶?!盀槿恕奔唇Y為伴侶。

⑧莽眇(miǎo)之鳥:狀如飛鳥的清虛之氣。

⑨無何有之鄉:什么都不存在的地方。

⑩壙(kuàng)埌(làng):無邊無際的樣子。

(11)帠:字書未錄此字,舊注讀yì,疑為“臬”字之誤?!棒碑斒恰皩暋钡慕枳?,說夢話的意思,無名人認為天根的問話象是夢囈。

(12)淡:這里指聽任自然,保持本性而無所飾的心境。

(13)漠:這里指清靜無為,居處漠然。

【譯文】

天根閑游殷山的南面,來到蓼水河邊,正巧遇上無名人而向他求教,說:“請問治理天下之事?!睙o名人說:“走開,你這個見識淺薄的人,怎么一張口就讓人不愉快!我正打算跟造物者結成伴侶,厭煩時便又乘坐那狀如飛鳥的清虛之氣,超脫于‘六極’之外,而生活在什么也不存在的地方,居處于曠達無垠的環境。你又怎么能用夢囈般的所謂治理天下的話語來撼動我的心思呢?”天根又再次提問。無名人說:“你應處于保持本性、無所修飾的心境,交合形氣于清靜無為的方域,順應事物的自然而沒有半點兒個人的偏私,天下也就得到治理?!?/span>

【原文】

陽子居見老聃①,曰:“有人于此,向疾強梁②,物徹疏明③,學道不勌④。如是者,可比明王乎?”老聃曰:“是于圣人也,胥易技系⑤,勞形怵心者也⑥。且也虎豹之文來田⑦,猨狙之便執斄之狗來藉⑧。如是者,可比明王乎?”陽子居蹴然曰⑨:“敢問明王之治?!崩像踉唬骸懊魍踔?,功蓋天下而似不自己⑩,化貸萬物而民弗恃(11);有莫舉名(12),使物自喜;立乎不測,而游于無有者也?!?/span>

【注釋】

①陽子居:舊注指陽朱,戰國時代倡導為我主義的哲學家。

②向(嚮):通作“(響)(響)”,回聲?!跋蚣病本褪窍窕芈暷菢友讣裁艚?。強梁:強干果決。這一句是說遇事果決,行動極快。

③徹:洞徹。疏明:通達明敏。

④勌(juàn):“倦”字的異體。

⑤胥:通作“谞”(xǔ),智慧的意思,這里指具有一定才智的小官吏。易:改,這里指供職辦事。系:系累。

⑥勞形:使身體勞苦。怵(chù)心:心里感到恐懼、害怕。

⑦文:紋,這里指具有紋飾的皮毛。來:使……來,這個意義后代又寫作“徠”。田:打獵,這個意義后代寫作“畋”?!皝硖铩本褪钦袕拼颢C人的圍捕。

⑧猨(yuán)狙(jū):獼猴。便:便捷。(lǐ):狐貍;“執”就是迅猛地捕捉狐貍。藉:用繩索拘系;“來藉”就是招致繩索的拘縛。

⑨蹴(cù)然:驚惶不安而面容改變的樣子。

⑩自己:出自自己。

(11)化:教化。貸:推卸,施及。恃:依賴。

(12)舉:稱述。

【譯文】

陽子居拜見老聃,說:“倘若現在有這樣一個人,他辦事迅疾敏捷、強干果決,對待事物洞察準確、了解透徹,學‘道’專心勤奮從不厭怠。象這樣的人,可以跟圣哲之王相比而并列嗎?”老聃說:“這樣的人在圣人看來,只不過就像聰明的小吏供職辦事時為技能所拘系、勞苦身軀擔驚受怕的情況。況且虎豹因為毛色美麗而招來眾多獵人的圍捕,獼猴因為跳躍敏捷、狗因為捕物迅猛而招致繩索的拘縛。象這樣的動物,也可以拿來跟圣哲之王相比而并列嗎?”陽子居聽了這番話臉色頓改,不安地說:“冒昧地請教圣哲之王怎么治理天下?!崩像跽f:“圣哲之王治理天下,功績普蓋天下卻又像什么也不曾出自自己的努力,教化施及萬物而百姓卻不覺得有所依賴;功德無量沒有什么辦法稱述贊美,使萬事萬物各居其所而欣然自得;立足于高深莫測的神妙之境,而生活在什么也不存在的世界里?!?/span>

【原文】

鄭有神巫曰季咸①,知人之死生存亡、禍福壽夭,期以歲月旬日②,若神。鄭人見之,皆棄而走。列子見之而心醉③,歸,以告壺子,曰:“始吾以夫子之道為至矣,則又有至焉者矣?!眽刈釉唬骸拔崤c汝既其文④,未既其實⑤,而固得道與?眾雌而無雄,而又奚卵焉⑥!而以道與世亢⑦,必信,夫故使人得而相汝。嘗試與來,以予示之?!?/span>

明日,列子與之見壺子。出而謂列子曰:“嘻!子之先生死矣!弗活矣!不以旬數矣⑧!吾見怪焉,見濕灰焉⑨?!绷凶尤?,泣涕沾襟以告壺子。壺子曰:鄉吾示之以地文⑩,萌乎不震不正(11)。是殆見吾杜德機也(12)。嘗又與來?!?/span>

明日,又與之見壺子。出而謂列子曰:“幸矣,子之先生遇我也!有瘳矣(13),全然有生矣(14)!吾見其杜權矣(15)?!绷凶尤?,以告壺子。壺子曰:“鄉吾示之以天壤(16),名實不入(17),而機發于踵(18)。是殆見吾善者機也(19)。嘗又與來?!?/span>

明日,又與之見壺子。出而謂列子曰:“子之先生不齊(20),吾無得而相焉。試齊,且復相之?!绷凶尤?,以告壺子。壺子曰:“鄉吾示之以太沖莫勝(21)。是殆見吾衡氣機也(22)。鯢桓之審為淵(23),止水之審為淵,流水之審為淵。淵有九名,此處三焉(24)。嘗又與來?!?/span>

明日,又與之見壺子。立未定,自失而走(25)。壺子曰:“追之!”列子追之不及,反,以報壺子曰:“已滅矣(26),已失矣,吾弗及已?!眽刈釉唬骸班l吾示之以未始出吾宗(27)。吾與之虛而委蛇(28),不知其誰何(29),因以為弟靡(30),因以為波流(31),故逃也?!?/span>

然后列子自以為未始學而歸(32),三年不出。為其妻爨(33),食豕如食人(34)。于事無與親(35),雕琢復樸(36),塊然獨以其形立(37)。紛而封哉(38),一以是終(39)。

【注釋】

①巫:占卜識相的人,“神”指其預卜十分靈驗。

②期:預卜的時期。

③列子:即列御寇,鄭國人。下句之壺子,傳說是列子的老師。心醉:這里指內心折服。

④既:盡,全。文:紋飾,外在的東西。

⑤實:本質,與上句之“文”相對。

⑥卵:用如動詞,產卵的意思。

⑦道:這里是指前面所述“既其文”的道,而非真正的道??海和ㄗ鳌翱埂?,匹敵、對付的意思。

⑧旬:十日?!安灰匝當怠奔床荒苡檬靵碛嫈?,言外之意是說活不了十天了。

⑨濕灰:用于描寫神情,與上句之怪異描寫形色相對應。死灰猶可復燃,而水濕之灰已無復燃之可能,喻指必死無疑。

⑩鄉(嫏):通作“向”,過去、先前的意思。地文:大地上的紋理,即大地上山川湖海等表征。大地是寂然不動的,這里喻指寂然不動的心境。示:顯露,給……看。

(11)萌:疑通作“?!?,“萌乎”即茫茫然。震:動。正:疑為“止”字之誤?!安徽稹敝阁w征和神情寂然,“不止”指生命的運行并未停息。

(12)杜:閉塞。德機:至德的生機。

(13)瘳(chōu):病愈,這里指病兆大大減輕。

(14)生:生氣,這里指有了成活希望。

(15)權:機?!岸艡唷奔撮]塞的生機,含有閉塞的生機出現活動的意思。

(16)天壤:天地,這里指像天與地之間那樣的相對與感應。

(17)名實:名聲和實利。不入:指不為所動,不能進入到內心。

(18)踵:腳后根,這里指人的根基。

(19)者:用同“之”?!吧普邫C”亦即一線生機。

(20)齊:心跡穩定。一說通作“齋”,“不齊”即沒有齋戒。

(21)太沖:太虛?!疤珱_莫勝”是說虛心凝寂、動靜無別,陰陽之氣均衡而又和諧。

(22)衡:平?!昂鈿鈾C”是說內氣持平,應稱生機,渾然凝一。

(23)鯢(ní):鯨魚,這里泛指大魚?;福罕P桓。審:水回流而聚積的地方。一說“審”即“瀋”字,通作“沈”,水深的意思。

(24)此處三焉:意思是這里說了淵的三種情況。所謂三“淵”,喻指前面提到的“杜德機”、“善者機”、“衡氣機”三種神態?!叭睂τ凇熬拧眮碚f是小數,從而暗示“道”深不可測,神巫所能看到的還只是皮毛。

(25)自失:不能自持。

(26)滅:消逝了蹤影。

(27)宗:源,根本。

(28)虛:活脫,一點也不執著。委蛇(yí):隨順應付。成語“虛以委蛇”出于此。

(29)誰何:什么;“知其誰何”是說能夠了解我的究竟。

(30)以為:以之為,把自己變成。弟靡:頹廢順從。

(31)波流:像水波一樣逐流。

(32)未始學:從不曾學過道。神巫季咸逃跑后,列子方悟到老師壺子的道術深不可測,而神巫的巫術實是淺薄,因此覺得自己從不曾求師學道似的。

(33)爨(cuàn):燒火行炊。

(34)食(sì):飼養,給……吃的意思。

(35)無與親:無親疏之別,沒有偏私。

(36)“雕琢”指原來的華飾,“復樸”指現在業已恢復樸實的“道”。

(37)塊然:像大地一樣木然。

(38)紛:這里指世間的紛擾。封:守,這里指能夠持守本真。

(39)一:如一,貫一。

【譯文】

鄭國有個占卜識相十分靈驗的巫師,名叫季咸,他知道人的生死存亡和禍福壽夭,所預卜的年、月、旬、日都準確應驗,仿佛是神人。鄭國人見到他,都擔心預卜死亡和兇禍而急忙跑開。列子見到他卻內心折服如醉如癡,回來后把見到的情況告訴老師壺子,并且說:“起先我總以為先生的道行最為高深,如今又有更為高深的巫術了?!眽刈诱f:“我教給你的還全是道的外在的東西,還未能教給你道的實質,你難道就已經得道了嗎?只有眾多的雌性可是卻無雄性,又怎么能生出受精的卵呢!你用所學到的道的皮毛就跟世人相匹敵,而且一心求取別人的信任,因而讓人洞察底細而替你看相。你試著跟他一塊兒來,把我介紹給他看看相吧?!?/span>

第二天,列子跟神巫季咸一道拜見壺子。季咸走出門來就對列子說:“呀!你的先生快要死了!活不了了,用不了十來天了!我觀察到他臨死前的怪異形色,神情像遇水的灰燼一樣?!绷凶舆M到屋里,淚水弄濕了衣襟,傷心地把季咸的話告訴給壺子。壺子說:“剛才我將如同地表那樣寂然不動的心境顯露給他看,茫茫然既沒有震動也沒有止息。這樣恐怕只能看到我閉塞的生機。試試再跟他來看看?!?/span>

第二天,列子又跟神巫季咸一道拜見壺子。季咸走出門來就對列子說:“幸運啊,你的先生遇上了我!癥兆減輕了,完全有救了,我已經觀察到閉塞的生機中神氣微動的情況?!绷凶舆M到屋里,把季咸的話告訴給壺子。壺子說:“剛才我將天與地那樣相對而又相應的心態顯露給他看,名聲和實利等一切雜念都排除在外,而生機從腳跟發至全身。這樣恐怕已看到了我的一線生機。試著再跟他一塊兒來看看?!?/span>

第二天,列子又跟神巫季咸一道拜見壺子。季咸走出門來就對列子說:“你的先生心跡不定,神情恍惚,我不可能給他看相。等到心跡穩定,再來給他看相?!绷凶舆M到屋里,把季咸的話告訴給壺子。壺子說:“剛才我把陰陽二氣均衡而又和諧的心態顯露給他看。這樣恐怕看到了我內氣持平、相應相稱的生機。大魚盤桓逗留的地方叫做深淵,靜止的河水聚積的地方叫做深淵,流動的河水滯留的地方叫做深淵。淵有九種稱呼,這里只提到了上面三種。試著再跟他一塊兒來看看?!?/span>

第二天,列子又跟神巫咸季一道拜見壺子。季咸還未站定,就不能自持地跑了。壺子說:“追上他!”列子沒能追上,回來告訴壺子,說:“已經沒有蹤影了,讓他跑掉了,我沒能趕上他?!眽刈诱f:“起先我顯露給他看的始終未脫離我的本源。我跟他隨意應付,他弄不清我的究竟,于是我使自己變的那么頹廢順從,變的像水波逐流一樣,所以他逃跑了?!?/span>

這之后,列子深深感到像從不曾拜師學道似的回到了自己的家里,三年不出門。他幫助妻子燒火做飯,喂豬就像侍侯人一樣。對于各種世事不分親疏沒有偏私,過去的雕琢和華飾已恢復到原本的質樸和純真,像大地一樣木然忘情地將形骸留在世上。雖然涉入世間的紛擾卻能固守本真,并像這樣終生不渝。

【原文】

無為名尸①,無為謀府②;無為事任③,無為知主。體盡無窮④,而游無朕⑤;盡其所受乎天,而無見得⑥,亦虛而已⑦。至人之用心若鏡,不將不迎⑧,應而不藏,故能勝物而不傷⑨。

【注釋】

①名:名譽。尸:主,引伸指寄托的場所。

②謀府:出謀劃策的地方。

③任:負擔。

④體:體驗、體會,這里指潛心學道。

⑤朕(zhèn):跡?!盁o朕”即不留下蹤跡。

⑥見(xiàn):表露,這個意義后代寫作“現?!?/span>

⑦虛:指心境清虛淡泊,忘卻自我。

⑧將:送?!安粚⒉挥敝刚瘴镏奥犞沃?,來的即照,去的不留。

⑨勝物:指足以反映事物。

【譯文】

不要成為名譽的寄托,不要成為謀略的場所;不要成為世事的負擔,不要成為智慧的主宰。潛心地體驗真源而且永不休止,自由自在地游樂而不留下蹤跡;任其所能稟承自然,從不表露也從不自得,也就心境清虛淡泊而無所求罷了。修養高尚的“至人”心思就象一面鏡子,對于外物是來者即照去者不留,應合事物本身從不有所隱藏,所以能夠反映外物而又不因此損心勞神。

【原文】

南海之帝為儵,北海之帝為忽,中央之帝為渾沌①。儵與忽時相與遇于渾沌之地,渾沌待之甚善。儵與忽謀報渾沌之德,曰:“人皆有七竅以視聽食息②,此獨無有,嘗試鑿之?!比砧徱桓[,七日而渾沌死。

【注釋】

①儵(shū)、忽、渾沌:都是虛擬的名字,但用字也是有寓意,“儵”和“忽”指急匆匆的樣子,“渾沌”指聚合不分的樣子,一指人為的,一指自然的,因此“儵”、“忽”寓指有為,而“渾沌”寓指無為。

②七竅:人頭部的七個孔穴,即兩眼、兩耳、兩鼻孔和嘴。

【譯文】

南海的大帝名叫儵,北海的大帝名叫忽,中央的大帝叫渾沌。儵與忽常常相會于渾沌之處,渾沌款待他們十分豐盛,儵和忽在一起商量報答渾沌的深厚情誼,說:“人人都有眼耳口鼻七個竅孔用來視、聽、吃的呼吸,唯獨渾沌沒有,我們試著為他鑿開七竅?!彼麄兠刻扈彸鲆粋€孔竅,鑿了七天渾沌也就死去了。


聯系我們

微信圖片_20211110164156.png

服務預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