購物車 (0)  
親,您的購物車空空的喲~
去購物車結算

大師--豐子愷

2015-07-30 17:04瀏覽數:34 

《記憶》 20120221 大師 豐子愷(上集)_記憶_視頻_央視網

http://tv.cntv.cn/video/C11210/246cddad2eb14126afce7a975580a867





《記憶》 20120222 大師 豐子愷(下)_記憶_視頻_央視網

http://tv.cntv.cn/video/C11210/9b1bb5b922054c14a281902da6671cee




《大師》-豐子愷_解說詞-百度文庫

http://wenku.baidu.com/link?url=5bmxaNXqdV9jjPn063PtfFMVUA_TW3a75JR_BQbE4vB4KPMQjdRt-jNFQwXnnLulw5R1Nwy797dBxDTmzlzJsaDGNEgDITP5ArvgrQUVsb_




豐子愷_百度百科

http://baike.baidu.com/link?url=CR99x00IGXEgjJCNXUHx_jJ3xEhJTgvLmXubUbInbmHVmlli6ujn1DruRcpJdyO7vij1IFAJHu9IaDgm_jkLQq





你若愛,生活哪里都可愛。你若恨,生活哪里都可恨。

你若感恩,處處可感恩。你若成長,事事可成長。

不是世界選擇了你,是你選擇了這個世界。

既然無處可躲,不如傻樂。

既然無處可逃,不如喜悅。

既然沒有凈土,不如靜心。

既然沒有如愿,不如釋然。

——豐子愷《豁然開朗》



 

 

 

  

  采寫/解放日報記者 林穎


   豐子愷,這個許多人頗感陌生的名字,近來頻頻進入人們的視野。


   從豐子愷作插圖的民國老教材,到各種以豐子愷畫作和書法為題材的書籍和印刷品,被出版社競相再版發行。而由這些作品引發的關注與討論,更是遍布于眾多媒體。


   已經逝世了37年的藝術大師豐子愷,為什么會綻放出如此綿長的奪目光芒?豐子愷究竟告訴我們什么?


   《解放周末》獨家專訪豐子愷女兒、上海文史研究館館員豐一吟,傾聽她的講述式解讀。


   上海,徐家匯。車馬的喧囂在清晨的薄霧里漸起,高樓林立的商圈還未退卻昨夜的興奮。豐一吟的家,就隱匿在這片鋼筋叢林之中。


   短袖,白發,戴眼鏡,面龐慈祥,83歲的豐一吟抬頭眺望陽臺外隱隱綽綽的樓群,手中拿著一本《豐子愷文集》。在文集的扉頁上,細密地標記著一列又一列的頁碼,字小如蟻,卻清晰利落。


   “最近我正在編一本《豐子愷語錄》,從父親7卷本的全集中把有意義的話挑選出來,給后人讀讀不是很好? ”豐一吟說。


   對她來說,這又是一次精神之旅。


   每天晚上,豐一吟忙完要畫的畫、要寫的字,就會捧起文集,一頁一頁讀過去。讀到精彩之處,打個鉤,畫條線,在扉頁記下這句話的頁碼,第二天再一個字一個字地敲進電腦。如今,她已摘抄到了第4卷,1萬多字。


   “當年,我和大姐像開荒一樣編輯這套全集。我們跑到徐家匯藏書樓,從過去的《文學周刊》、《良友》等雜志上尋找父親的文章。沒有復印機,我們就用復寫紙一篇篇抄下來,每天從日出一直干到日落?,F在真的方便多了。 ”


   這套數百萬字《豐子愷文集》的出版,終于沒有讓一代大師的精神湮沒于歷史的塵埃。


   自1975年父親去世后,豐一吟就全身心投入到父親作品的整理、研究中,編纂父親一生海量的畫作,出版有關豐子愷談論哲學、宗教、藝術、文學、音樂、教育的文集,創辦豐子愷研究會,接待世界各地慕名而來的學者、友人……37年來,她和親人們一起整理了父親4000多幅畫作,出版了上千萬字有關父親的作品,積累了國內乃至全世界最完整的有關豐子愷的資料。


   如今,她是豐子愷7個兒女中唯一健在的。她渴望讓父親作品中的真善美,再次穿過時空的霧靄,照亮當下國人的心靈,提供一個別樣的精神參照。


■他編的老教材受歡迎,是因為他很了解兒童的心理


   1929年,豐一吟出生在浙江石門鎮,排行老六。外公以“得一以寧”為意,給她取名叫“一寧”。后來豐一吟進學堂讀書,名字被錯寫成“一吟”,從此就這樣叫開了。


   豐一吟常常自嘲:“人家都以為豐家是詩書禮儀之家,名字也起得如此風雅。其實我小時候很懶,不愛讀書,能玩就玩,一整個童年幾乎都是玩過來的,哪里有現在孩子這么辛苦? ”


   說起童年,豐一吟最不能忘懷的就是在“緣緣堂”生活的那段歲月。


   1932年年底,父親豐子愷結束了12年漂泊的教書生活,回到石門老家,自己建房。


   豐子愷認為,“只有住正直的房子,才能涵養孩子們正直的天性”。他親自動手設計、建造,一年之后,一座高大、軒敞、明爽、具有深沉樸素之美的中式建筑展現在世人眼前。豐子愷請恩師弘一法師為之命名“緣緣堂”。


   豐一吟記得,父親不僅建造了一座供全家人居住的房屋,更是創造了一個兒童樂園。


   他在院里安裝了秋千,院內還種上了繽紛的花草樹木。一到夏天,哥哥姐姐們放假歸來,“緣緣堂”就變得格外熱鬧。


   “爸爸請人在院子里搭起架子,上面鋪上一大片竹簾,院子就曬不到太陽了。我們一大群孩子在竹簾下玩耍,摘幾張芭蕉葉子,鋪在地上,往上面一躺,葉子涼爽爽的,透過竹簾的縫隙還能看到閃爍的藍天。我們還剝蓮蓬吃,抽出里面黃色的纖維,當做‘煙絲’,塞進中空的蓮蓬莖里,抽起‘蓮蓬煙’。 ”在這個暑氣逼人的夏天,豐一吟依稀記起70多年前的趣事,意猶未盡。


   在緣緣堂的日子,也是父親創作的黃金時代。在豐一吟的印象中,父親的畫作里,兒童是永恒的主題,成為模特的,恰恰就是他們幾個兄弟姐妹。


   “你看,《爸爸不在家的時候》畫的就是我大哥豐華瞻小時候,他趁爸爸不在家,爬上椅子胡亂涂鴉;《阿寶赤膊》里害羞的3歲小女孩,就是我的大姐豐陳寶;還有給四條腿的椅子穿鞋的阿寶,也是我大姐;這張是11歲的二姐林先專心看書的樣子;還有姐弟3人扮演新娘、新郎官和媒人,那是我的寶姐、瞻哥,還有三姐豐寧欣……”豐一吟如數家珍一般講述著每張畫中的人物。


   在豐一吟12歲那年,父親給她畫了一張像,一個齊耳短發的小姑娘正在寫字,留白處題有陶淵明的一句詩,“盛年不重來,一日難再晨,及時當勉勵,歲月不待人”。這幅畫今天被豐一吟的侄子珍藏。


   豐子愷在一篇文章中寫道:“我真心地疼愛孩子:他們笑了,我覺得比我自己笑更快活;他們哭了,我覺得比我自己哭更悲傷;他們吃東西,我覺得比我自己吃更美味,他們跌一跤,我覺得比我自己跌一跤更痛……”


   “父親就是如此真誠地愛我們、親近我們,他才能深深地體會到我們的心理,從而發現一個和成人世界完全不同的兒童世界。 ”豐一吟說。


   在豐子愷看來,在兒童的世界里,房子的屋頂可以拆去,以便看飛機;眠床里可以長出花草,飛出蝴蝶,以便游玩;凳子的腳可以穿上鞋子;房間里可以筑鐵路和火車站;親兄妹可以做新官人和新娘子;天上的月亮可以讓它下來……在孩子身上,充滿了靈氣,看不到成人的虛偽和丑惡。


   “然而,這個充滿想象力、迸發旺盛生命力的世界,往往不能被成年人理解。成人總是說他們淘氣,禁止他們吵鬧,很少設身處地為他們想,還要強迫兒童來適應自己的世界,接受成年人的思想標準和審美尺度?!必S一吟說,父親曾經畫過一幅《小大人》的畫來諷刺成年人的這種想法:六七歲的男孩被大人穿上小長袍和小馬褂,教他學大人走路,女孩則帶到理發店去燙頭發,涂脂抹粉。這些都是畸形的成長,違背了兒童自然的天性。


   1935年,豐子愷和教育家葉圣陶為改革當時的小學教育課本,出版了一套《開明國語課本》,由葉圣陶編寫內容,豐子愷書寫并畫插圖。


   豐一吟那時還小,她常聽到姐姐們在學習這套課本。記得一次大姐念道:“爸爸在園里種菜。弟弟問,為什么不種花?爸爸說,要種的,先種菜,后種花。 ”看起來是說種花種菜的事,其實里面有個大道理,既要重視吃,又要懂得愛美,物質和精神,兩者不可偏廢。 “沒想到今天這套民國老教材居然熱門起來了,”豐一吟說,“正因為編書的人很了解小孩的心理,知道他們的脾氣,畫的都是孩子熟悉的東西,所以小孩都喜歡看”。


   豐子愷說過,兒童要變為成人,好比由青蟲變為蝴蝶。青蟲的生活與蝴蝶的生活大不相同。成人們總想在青蟲的身上裝上翅膀教它同蝴蝶一同飛翔,而他要做一只斂住翅膀同青蟲一起爬行的蝴蝶。


   有了這樣一位尊重兒童天性的父親,豐一吟和兄弟姐妹們在無拘無束之中長大。


   豐一吟說,她從小就不喜歡畫畫,爸爸也沒有讓她接班,家里兄弟姐妹也沒有一個是搞藝術的?!鞍职值慕逃绞绞?,從來不硬要我們學什么,讓孩子自己選擇人生道路。 ”而對于自己很著迷的京劇,父親倒是盡力給她創造學習和欣賞的機會。 “他知道我喜歡京劇,就為我買來舊唱片聽,還專程帶我拜訪梅蘭芳先生。到了現在,逸夫舞臺一有好戲,我就會馬上去訂票。 ”豐一吟說著神采飛揚起來。


■無論怎樣,總是保持風雅和高尚的生活氣度


   在緣緣堂只住了五年,卻被父親稱作“華屋”時代。但平靜快樂的日子很快被抗戰的烽火打破。 1937年11月,戰火燒到了家鄉,豐子愷帶著一家老小逃向西南內陸。從家鄉出發,經過浙江桐廬,江西萍鄉,湖南長沙,廣西桂林、宜山、思恩,再到貴州都勻、遵義,最后到達重慶,一逃就是8年。


   “逃難的艱辛,是我們小孩子難以理解的。父親的胡須逃出來時是全黑的,到了萍鄉就已白了三分。 ”豐一吟回憶那段艱難歲月無不感慨。


   為這次逃難,父親寫了一篇文章,叫《藝術的逃難》,意思是,依靠他的藝術聲望,在逃難路上一家人得了不少方便。


   “有一次我們買不到火車票,就直接爬上火車。遇到查票罰款,父親給了列車長一張名片,他一看,哎呀,是豐子愷,不但沒有罰錢,還告訴父親有兩個學生在此地可以幫忙。 ”


   “還有一次,父親在路上寫的對聯被一個加油站站長認出來,我們正愁沒車,他恰好有車,結果他放棄了讓家屬先走,反而送我們先走……”


   后來,豐子愷攜家帶口到達了遵義,暫時遠離日寇騷擾,生活穩定了下來。


   藝術家的生活,即便是在逃難中,也不失風雅和高尚的生活氣度。


   “在遵義的日子,父親依然沒有忘記給我們上課,他教我們背誦《古文觀止》、古詩詞,還閱讀意大利作家亞米契斯的作品《愛的教育》?!必S一吟說,那時候她把《滕王閣序》背得滾瓜爛熟,很多年后還不會忘記。


   每周六晚上,豐子愷都要召開一次家庭學習會。每次買5元的糕點果品給孩子們吃,他一邊吃一邊講故事。這會定名為“五元會”。在石門話里,“五元”和“和諧”讀音近似,所以又叫“和諧會”。后來物價漲了,他就買10元的東西,學習會就改名為“慈賢會”。 (注:石門話里,“十元”與“慈賢”音近似)


   不久,抗戰勝利,豐子愷又攜家眷踏上返鄉之路。 “返鄉之路甚至比逃難更苦”,豐一吟說,“當時,我們沒錢也沒權,買不到機票和輪船票,只能坐火車繞大圈走隴海線,到了徐州再換火車到上海。那時候火車開得非常慢,一個賣小吃的人,跳上一節車廂賣完了東西,再跳下來,還來得及爬上另外一節車廂。 ”


   1945年,豐子愷一家人終于回到了上海。第一件事就是返鄉憑吊緣緣堂。這座凝聚父親心血的建筑,早已在1937年毀于日寇的炮火。


■善良與純真,是守護世道人心的根本底線


   《護生畫集》是豐子愷一生最重要的作品。


   “抗戰時期,父親曾與好友曹聚仁因為《護生畫集》展開爭論。論戰的重點,就是在抗戰時期,還要不要護生、慈悲?”豐一吟說,如果理解了父親的“護生”之旨,就能明白曹聚仁對父親的誤會。


   1927年,豐子愷皈依弘一法師之后,開始與法師合作第一集《護生畫集》。豐子愷作畫,法師寫詩。


   1929年,在法師50歲生日時,豐子愷出版了第一集《護生畫集》,為恩師祝壽。到了1940年,他又出版了《護生畫續集》,祝恩師60壽辰。


   之后,弘一法師來信囑托豐子愷,在他70歲的時候,做第三集;到了80歲,做第四集,以此延續下去,到他100歲時,做到第六集。然而,抗戰期間,豐子愷從遵義逃往重慶的路上,就聽到了法師以63歲圓寂的消息。在法師去世之后,豐子愷仍堅守約定,每隔10年結集出版一本《護生畫集》,即使在驚濤駭浪的十年浩劫中,也沒有放棄此事。 《護生畫集》從1929年出版第一集,到1979年出版第6集,跨越了整整半個世紀沒有間斷,堪稱中國文化史上的一個奇跡。


   有的人認為,護生,是佛教的事,而佛教往往使人聯想到迷信。豐子愷覺得這些人很狹隘。他在《勞者自歌·則勿毀之己》一文中說道:“《護生畫集》之旨,是勸人愛惜生命,戒除殘殺,由此而長養仁愛,鼓吹和平。惜生是手段,養生是目的。護生,就是護自己的心。 ”


   “父親覺得,如果一個頑童一腳踩死了數百只螞蟻而毫無愧疚,這一點點的殘忍心如果擴大開去,將來就會變成侵略者,用飛機載了重磅炸彈去虐殺無辜的平民。所以護生的行為,并不是僅僅保護動植物,實則是為人生。 ”


   豐一吟說到自己小時候,有一次隨便踩螞蟻,被父親看見,父親連忙勸阻說:“螞蟻也有家,也有爸爸媽媽在等它回家,你踩死了它,它的爸媽就要哭了。 ”以后,每逢螞蟻搬家,豐一吟非但不傷害它們,還把一些小凳子放在螞蟻經過的路上,勸過路人繞道行走。長大之后,她才知道這是“護生”。


   然而,在戰火紛飛、生靈涂炭的戰爭時期,面對侵略者的暴行,再說護生、仁愛,還有必要嗎?


   1938年春,豐子愷一到漢口,有人告訴他,曹聚仁說,你的《護生畫集》可以燒掉了?,F在抗戰正要鼓勵殺敵,而你卻主張護生、慈悲,那豈不變成了不抵抗?豐子愷聽了很反感,覺得曹聚仁沒有明白護生之旨與抗戰之意的關系?!案赣H認為,提倡護生,并不意味著不抵抗。恰恰相反,正因為愛同胞、愛家國,才更要奮起抵抗。他說,我們抗戰,是為人道、為正義、為和平而戰,所以我們是以殺止殺,以仁克暴。 ”


   護生在當時的意義又在哪里?


   正如豐子愷在1938年的《一飯之恩》中所言:“大病中要服劇烈的藥,才可制勝病菌,挽回生命……然這種藥只能暫用,不可常服。等到病菌已殺,病體漸漸復元的時候,必須改吃補品和粥飯,方可完全恢復健康。補品和粥飯是什么呢?就是以和平、幸福、博愛、護生為旨的‘藝術’。 ”


   豐一吟認為,父親不是解決一時的問題,他考慮的是更為本源的問題?!八嬖V人們,無論外在的世界如何紛擾暗淡,人的內心都可以保留一抹亮色。他的仁愛與悲憫,善良與純真,是守護世道人心的根本底線。這正是對戰火過后,一個常態社會需要什么樣身心的公民更為深入的思考。 ”


■對人生境界的比喻,就像“三層樓”


   上海,陜西南路39弄93號,日月樓。這里是豐子愷的舊居,如今日月樓的二三層,除周一、周二之外,都免費向公眾開放。 1954年以后直到1975年去世,豐子愷一直居住在此。


   沿木樓梯拾級而上,每一層臺階上都鋪著地毯,積滿了時光的灰塵。二樓正中間帶陽臺的房間,就是當年豐子愷的臥室兼書房。陽臺三面有窗,頭頂還有一扇天窗,每天可見日月輪轉,斗轉星移。 “當年父親看到此景,脫口而出‘日月樓中日月長’,小樓就起名為‘日月樓’。 ”豐一吟回憶說。


   書桌上的筆墨紙硯擺放依舊。豐一吟說,“就在這張書桌上,53歲的父親從頭學習了當時炙手可熱的俄文,還邊學邊譯,帶我一起翻譯出了屠格涅夫的《獵人筆記》、柯羅連科的《我的同時代人的故事》一至四卷,計一百余萬字。從1961年8月至1965年10月,父親還譯出了日本古典文學巨著《源氏物語》。在某種意義上,翻譯成了父親建國后的主業。 ”


   1966年“文革”開始后,豐子愷也不能幸免于這場浩劫。那些流淌真善美的畫作,被攻擊為“毒草”。豐一吟第一次看到白發蒼蒼的父親委屈地流淚。 “在這之后,父親似乎橫下了一條心,冷眼旁觀,泰然處之。無論多么無情的批斗,都不再觸動他的心靈。 ”


   “你難以相信,他在1970年悄悄譯出了日本古典文學《落洼物語》和《竹取物語》。 1972年譯成日本古典小說《伊勢物語》。父親似乎知道自己將不久于人世,從1971年到1973年間的凌晨時分,他偷偷寫下了《緣緣堂續筆》的33篇作品,甚至《護生畫第六集》的百幅圖都是在1973年極秘密的狀態下創作的。 ”


   1967年11月底的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是豐子愷幼子豐新枚的新婚之夜?!拔覀內胰硕嫉戎赣H回來吃團圓飯,他卻被揪到離家很遠的虹口區去開批斗會,一直到晚上九點多才冒雨而歸。一進門,他氣喘吁吁喊著‘我來遲了’,還笑嘻嘻地將揣在懷里且陪著他批斗的一對小鏡子分送給新人,并即席賦詩一首:‘月黑燈彌皎,風狂草自香’。他用詩句勉勵這對新人,不要被眼前的月黑風狂挫傷銳氣,眼光要放遠一點,光明總有一天會到來。 ”豐一吟感慨地說。


   “父親對人生境界的比喻,就像三層樓。一層是物質生活,二層是精神生活,三層是靈魂生活。懶得或無力走樓梯的,就住第一層,能把生活過好,錦衣玉食就滿足了。其次,高興或有力走樓梯的,就爬上二層樓去玩玩,或者久居在里頭,這就是專心學術文藝的人。這樣的人,即所謂的‘知識分子’、‘藝術家’。還有一種人,對二層樓還不滿足,就再走樓梯,爬上第三層樓,走向靈魂生活,這就是宗教了?!必S一吟常?;匚哆@幾句話,正因為父親已經爬到了第二層,心中還望著第三層,他才能將一切苦難化作云煙,在浩劫中屹立不倒,永葆一顆澄明溫暖的赤子之心。


   說到自己,豐一吟笑了,“我算是超越了第一層,只能爬到第二層。不過,有這樣一位偉大的藝術家父親,他留下博大的精神財富,日日催促著我這個八十多歲的老嫗認真勤勉,不敢浪費人生的每一秒。 ”


   日月樓的最后一層是閣樓。記者沒料到,留言墻上貼滿了五彩的小紙片,寫滿來訪者的感想,仿佛一道彩虹讓這不大的空間充滿溫暖的色調。


   有學子,有旅人,有愛好者,有研究者,有青年,有老人,有婦孺……寥寥數語,洋溢著對大師人格的景仰與熱愛。有人說,這里是隱藏在都市中的世外桃源。有人說,讀先生的文字,看先生的畫作,無不清新淳樸,這個時代多么需要。有人說,慢下來,去掉浮躁,在這兒讓靈魂洗滌。有人說,我們會像您一樣,時常微笑……


   今天,我們為什么還在談論豐子愷?也許,在這里,已經找到答案。


聯系我們

微信圖片_20211110164156.png

服務預約